第四九七章 维克多

    测试广告1

    今天的遭遇真不咋滴,走出铁门的时候,杨夜的脸色就立刻冷了下来。随梦小说网 http://m.suimeng.co/√∟小說,炽烈的杀机充斥着他的心头,一双眸子漆黑得发亮。

    他已经很少遭遇到这样的态度了,一个莫名其妙的男人,突然就咆哮起来,恨不得要杀了他一样。

    这样的态度让他非常的不爽,想他堂堂幽灵,什么时候被人如此对待过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必须得死,他幽灵的尊严不容践踏。

    他才不管什么狗屁底线,那男人莫名其妙的挑衅他,既然做出了这样的行为,就该为这行为付出代价。

    而很显然,生命为代价最好不过,说什么劳资都得弄死他。

    想到这,眼神更冷了。

    回到车上,回头扫了眼郁郁葱葱的别墅,大片的植被阻挡着目光。

    车子启动,快速离去,而别墅中,却是气氛冷冽。

    “维克多,你有毛病是吧,这是我的客人,这里是我的地盘,什么时候轮到你来做主!”

    弗丽达愤怒地朝着维克多咆哮着,甚至一巴掌拍了过去。

    还好维克多反应够快,微微后缩,指尖擦过他的鼻尖。

    维克多的脸色阴沉着,不过再无之前歇斯底里的模样,看样子是冷静下来了:“我必须杀了那小子,你要阻我?”

    “我管你要不要杀他,但这里是我的房子,我不允许你在这里肆意妄为。”

    “肆意妄为,昨晚我在你身上也很肆意。”

    维克多说着,嘲讽般看着弗丽达,眼中哪里什么男女之间的苟且**。

    弗丽达嗤笑着,甚至连个眼神都懒得给。

    一个臭男人而已,在老娘身上肆意的男人多了去了,你一个狗屁不通的男人有什么资格在这猖狂。

    不过她懒得多说,这维克多不知道是搭错了哪根神经。居然会如此疯狂。

    “他到底哪惹到你了,你不是一向阴险腹黑吗,怎么这么冲动。”

    维克多脸色一僵,像是想到了什么,咬牙切齿道:“关你屁事。”

    看他这不愿多说的样子,弗丽达反而好奇无比,玩味道:“那可不一定!”

    “你要对付他?不过也对。但既然要出手,得由我来,我要把他用东方的凌迟手段宰了他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,他脸上的愤怒等等神色都纷纷收敛了起来。面容也慢慢平静。

    但熟悉他的弗丽达却是知道,这家伙是真的动了杀机,这才是他该有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我真是好奇,他到底是哪里得罪你了,居然惹得你这么愤怒?”

    弗丽达说着,脑海中想着杨夜的身形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很普通的华国人,可身为异能者的她,到底感觉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要是换成其他的异能者,除非是a级。否则很难察觉到。她弗丽达也不过是b级异能者,而且还是刚刚踏入,本来不会察觉到什么。

    但她身为声音异能者,她拥有一个很奇妙的嗓子。说话发出的声音非常的奇特。杀人不见血根本不足以形容,甚至诡异之处,还能在不知不觉中让人死去。

    她寻找过很多的频率,知道很多杀人的手段。比如发出的声音可以附和心跳声。让心跳急剧加速,轻易间就能爆掉心脉血管,让人死得就如心脏病发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此。她发现杨夜的心跳声太平稳了,太有力了。就算是超级战士,也没法跟心跳声中的力量相提并论。

    这所谓的力量不是心跳声音大小,更不是强弱,而是透着的一股奇异的力量。

    她都感觉,自己就算全力发挥出附和心跳声的声音,都无法影响到对方的心脏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让她震惊,也是如此,方才在那时变脸,想要探测得更深一些。

    但是这一期都被维克多打断了,让她无法判断对方到底是真的有强大的力量,还是只是心脏的异常。

    因为在她的感应当中,对方就是个普通人,体质比一般人好些。是否就是因为心跳中的力量,给了他不错的体格呢?

    毕竟她所感应到的,依然还是太细微了,那股心跳中的力量也比较微弱。那是因为杨夜肌肉、骨骼等等全方位升级,隔绝了一些探查。她能够从心跳声中查询到一些不同之处,已经是非常敏感了。

    也是因此,她有些把握不定。虽然杨夜想要得到那块石头,让她非常的好奇,但也没选择动手。

    这块石头已经不是第一次被人要求购买了,也是因此,她才会让杨夜进入别墅,一切只是因为好奇究竟是什么人而已。尽管对方没说,但她有这样的准备,事实也正是如此。

    今天的遭遇真不咋滴,走出铁门的时候,杨夜的脸色就立刻冷了下来。√∟小說,炽烈的杀机充斥着他的心头,一双眸子漆黑得发亮。

    他已经很少遭遇到这样的态度了,一个莫名其妙的男人,突然就咆哮起来,恨不得要杀了他一样。

    这样的态度让他非常的不爽,想他堂堂幽灵,什么时候被人如此对待过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必须得死,他幽灵的尊严不容践踏。

    他才不管什么狗屁底线,那男人莫名其妙的挑衅他,既然做出了这样的行为,就该为这行为付出代价。

    而很显然,生命为代价最好不过,说什么劳资都得弄死他。

    想到这,眼神更冷了。

    回到车上,回头扫了眼郁郁葱葱的别墅,大片的植被阻挡着目光。

    车子启动,快速离去,而别墅中,却是气氛冷冽。

    “维克多,你有毛病是吧,这是我的客人,这里是我的地盘,什么时候轮到你来做主!”

    弗丽达愤怒地朝着维克多咆哮着,甚至一巴掌拍了过去。

    还好维克多反应够快,微微后缩,指尖擦过他的鼻尖。

    维克多的脸色阴沉着,不过再无之前歇斯底里的模样,看样子是冷静下来了:“我必须杀了那小子,你要阻我?”

    “我管你要不要杀他,但这里是我的房子,我不允许你在这里肆意妄为。”

    “肆意妄为,昨晚我在你身上也很肆意。”

    维克多说着,嘲讽般看着弗丽达,眼中哪里什么男女之间的苟且**。

    弗丽达嗤笑着,甚至连个眼神都懒得给。

    一个臭男人而已,在老娘身上肆意的男人多了去了,你一个狗屁不通的男人有什么资格在这猖狂。

    不过她懒得多说,这维克多不知道是搭错了哪根神经。居然会如此疯狂。

    “他到底哪惹到你了,你不是一向阴险腹黑吗,怎么这么冲动。”

    维克多脸色一僵,像是想到了什么,咬牙切齿道:“关你屁事。”

    看他这不愿多说的样子,弗丽达反而好奇无比,玩味道:“那可不一定!”

    “你要对付他?不过也对。但既然要出手,得由我来,我要把他用东方的凌迟手段宰了他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,他脸上的愤怒等等神色都纷纷收敛了起来。面容也慢慢平静。

    但熟悉他的弗丽达却是知道,这家伙是真的动了杀机,这才是他该有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我真是好奇,他到底是哪里得罪你了,居然惹得你这么愤怒?”

    弗丽达说着,脑海中想着杨夜的身形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很普通的华国人,可身为异能者的她,到底感觉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要是换成其他的异能者,除非是a级。否则很难察觉到。她弗丽达也不过是b级异能者,而且还是刚刚踏入,本来不会察觉到什么。

    但她身为声音异能者,她拥有一个很奇妙的嗓子。说话发出的声音非常的奇特。杀人不见血根本不足以形容,甚至诡异之处,还能在不知不觉中让人死去。

    她寻找过很多的频率,知道很多杀人的手段。比如发出的声音可以附和心跳声。让心跳急剧加速,轻易间就能爆掉心脉血管,让人死得就如心脏病发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此。她发现杨夜的心跳声太平稳了,太有力了。就算是超级战士,也没法跟心跳声中的力量相提并论。

    这所谓的力量不是心跳声音大小,更不是强弱,而是透着的一股奇异的力量。

    她都感觉,自己就算全力发挥出附和心跳声的声音,都无法影响到对方的心脏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让她震惊,也是如此,方才在那时变脸,想要探测得更深一些。

    但是这一期都被维克多打断了,让她无法判断对方到底是真的有强大的力量,还是只是心脏的异常。

    因为在她的感应当中,对方就是个普通人,体质比一般人好些。是否就是因为心跳中的力量,给了他不错的体格呢?

    毕竟她所感应到的,依然还是太细微了,那股心跳中的力量也比较微弱。那是因为杨夜肌肉、骨骼等等全方位升级,隔绝了一些探查。她能够从心跳声中查询到一些不同之处,已经是非常敏感了。

    也是因此,她有些把握不定。虽然杨夜想要得到那块石头,让她非常的好奇,但也没选择动手。

    这块石头已经不是第一次被人要求购买了,也是因此,她才会让杨夜进入别墅,一切只是因为好奇究竟是什么人而已。尽管对方没说,但她有这样的准备,事实也正是如此。

    今天的遭遇真不咋滴,走出铁门的时候,杨夜的脸色就立刻冷了下来。√∟小說,炽烈的杀机充斥着他的心头,一双眸子漆黑得发亮。

    他已经很少遭遇到这样的态度了,一个莫名其妙的男人,突然就咆哮起来,恨不得要杀了他一样。

    这样的态度让他非常的不爽,想他堂堂幽灵,什么时候被人如此对待过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必须得死,他幽灵的尊严不容践踏。

    他才不管什么狗屁底线,那男人莫名其妙的挑衅他,既然做出了这样的行为,就该为这行为付出代价。

    而很显然,生命为代价最好不过,说什么劳资都得弄死他。

    想到这,眼神更冷了。

    回到车上,回头扫了眼郁郁葱葱的别墅,大片的植被阻挡着目光。

    车子启动,快速离去,而别墅中,却是气氛冷冽。

    “维克多,你有毛病是吧,这是我的客人,这里是我的地盘,什么时候轮到你来做主!”

    弗丽达愤怒地朝着维克多咆哮着,甚至一巴掌拍了过去。

    还好维克多反应够快,微微后缩,指尖擦过他的鼻尖。

    维克多的脸色阴沉着,不过再无之前歇斯底里的模样,看样子是冷静下来了:“我必须杀了那小子,你要阻我?”

    “我管你要不要杀他,但这里是我的房子,我不允许你在这里肆意妄为。”

    “肆意妄为,昨晚我在你身上也很肆意。”

    维克多说着,嘲讽般看着弗丽达,眼中哪里什么男女之间的苟且**。

    弗丽达嗤笑着,甚至连个眼神都懒得给。

    一个臭男人而已,在老娘身上肆意的男人多了去了,你一个狗屁不通的男人有什么资格在这猖狂。

    不过她懒得多说,这维克多不知道是搭错了哪根神经。居然会如此疯狂。

    “他到底哪惹到你了,你不是一向阴险腹黑吗,怎么这么冲动。”

    维克多脸色一僵,像是想到了什么,咬牙切齿道:“关你屁事。”

    看他这不愿多说的样子,弗丽达反而好奇无比,玩味道:“那可不一定!”

    “你要对付他?不过也对。但既然要出手,得由我来,我要把他用东方的凌迟手段宰了他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,他脸上的愤怒等等神色都纷纷收敛了起来。面容也慢慢平静。

    但熟悉他的弗丽达却是知道,这家伙是真的动了杀机,这才是他该有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我真是好奇,他到底是哪里得罪你了,居然惹得你这么愤怒?”

    弗丽达说着,脑海中想着杨夜的身形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很普通的华国人,可身为异能者的她,到底感觉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要是换成其他的异能者,除非是a级。否则很难察觉到。她弗丽达也不过是b级异能者,而且还是刚刚踏入,本来不会察觉到什么。

    但她身为声音异能者,她拥有一个很奇妙的嗓子。说话发出的声音非常的奇特。杀人不见血根本不足以形容,甚至诡异之处,还能在不知不觉中让人死去。

    她寻找过很多的频率,知道很多杀人的手段。比如发出的声音可以附和心跳声。让心跳急剧加速,轻易间就能爆掉心脉血管,让人死得就如心脏病发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此。她发现杨夜的心跳声太平稳了,太有力了。就算是超级战士,也没法跟心跳声中的力量相提并论。

    这所谓的力量不是心跳声音大小,更不是强弱,而是透着的一股奇异的力量。

    她都感觉,自己就算全力发挥出附和心跳声的声音,都无法影响到对方的心脏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让她震惊,也是如此,方才在那时变脸,想要探测得更深一些。

    但是这一期都被维克多打断了,让她无法判断对方到底是真的有强大的力量,还是只是心脏的异常。

    因为在她的感应当中,对方就是个普通人,体质比一般人好些。是否就是因为心跳中的力量,给了他不错的体格呢?

    毕竟她所感应到的,依然还是太细微了,那股心跳中的力量也比较微弱。那是因为杨夜肌肉、骨骼等等全方位升级,隔绝了一些探查。她能够从心跳声中查询到一些不同之处,已经是非常敏感了。

    也是因此,她有些把握不定。虽然杨夜想要得到那块石头,让她非常的好奇,但也没选择动手。

    这块石头已经不是第一次被人要求购买了,也是因此,她才会让杨夜进入别墅,一切只是因为好奇究竟是什么人而已。尽管对方没说,但她有这样的准备,事实也正是如此。

    今天的遭遇真不咋滴,走出铁门的时候,杨夜的脸色就立刻冷了下来。√∟小說,炽烈的杀机充斥着他的心头,一双眸子漆黑得发亮。

    他已经很少遭遇到这样的态度了,一个莫名其妙的男人,突然就咆哮起来,恨不得要杀了他一样。

    这样的态度让他非常的不爽,想他堂堂幽灵,什么时候被人如此对待过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必须得死,他幽灵的尊严不容践踏。

    他才不管什么狗屁底线,那男人莫名其妙的挑衅他,既然做出了这样的行为,就该为这行为付出代价。

    而很显然,生命为代价最好不过,说什么劳资都得弄死他。

    想到这,眼神更冷了。

    回到车上,回头扫了眼郁郁葱葱的别墅,大片的植被阻挡着目光。

    车子启动,快速离去,而别墅中,却是气氛冷冽。

    “维克多,你有毛病是吧,这是我的客人,这里是我的地盘,什么时候轮到你来做主!”

    弗丽达愤怒地朝着维克多咆哮着,甚至一巴掌拍了过去。

    还好维克多反应够快,微微后缩,指尖擦过他的鼻尖。

    维克多的脸色阴沉着,不过再无之前歇斯底里的模样,看样子是冷静下来了:“我必须杀了那小子,你要阻我?”

    “我管你要不要杀他,但这里是我的房子,我不允许你在这里肆意妄为。”

    “肆意妄为,昨晚我在你身上也很肆意。”

    维克多说着,嘲讽般看着弗丽达,眼中哪里什么男女之间的苟且**。

    弗丽达嗤笑着,甚至连个眼神都懒得给。

    一个臭男人而已,在老娘身上肆意的男人多了去了,你一个狗屁不通的男人有什么资格在这猖狂。

    不过她懒得多说,这维克多不知道是搭错了哪根神经。居然会如此疯狂。

    “他到底哪惹到你了,你不是一向阴险腹黑吗,怎么这么冲动。”

    维克多脸色一僵,像是想到了什么,咬牙切齿道:“关你屁事。”

    看他这不愿多说的样子,弗丽达反而好奇无比,玩味道:“那可不一定!”

    “你要对付他?不过也对。但既然要出手,得由我来,我要把他用东方的凌迟手段宰了他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,他脸上的愤怒等等神色都纷纷收敛了起来。面容也慢慢平静。

    但熟悉他的弗丽达却是知道,这家伙是真的动了杀机,这才是他该有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我真是好奇,他到底是哪里得罪你了,居然惹得你这么愤怒?”

    弗丽达说着,脑海中想着杨夜的身形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很普通的华国人,可身为异能者的她,到底感觉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要是换成其他的异能者,除非是a级。否则很难察觉到。她弗丽达也不过是b级异能者,而且还是刚刚踏入,本来不会察觉到什么。

    但她身为声音异能者,她拥有一个很奇妙的嗓子。说话发出的声音非常的奇特。杀人不见血根本不足以形容,甚至诡异之处,还能在不知不觉中让人死去。

    她寻找过很多的频率,知道很多杀人的手段。比如发出的声音可以附和心跳声。让心跳急剧加速,轻易间就能爆掉心脉血管,让人死得就如心脏病发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此。她发现杨夜的心跳声太平稳了,太有力了。就算是超级战士,也没法跟心跳声中的力量相提并论。

    这所谓的力量不是心跳声音大小,更不是强弱,而是透着的一股奇异的力量。

    她都感觉,自己就算全力发挥出附和心跳声的声音,都无法影响到对方的心脏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让她震惊,也是如此,方才在那时变脸,想要探测得更深一些。

    但是这一期都被维克多打断了,让她无法判断对方到底是真的有强大的力量,还是只是心脏的异常。

    因为在她的感应当中,对方就是个普通人,体质比一般人好些。是否就是因为心跳中的力量,给了他不错的体格呢?

    毕竟她所感应到的,依然还是太细微了,那股心跳中的力量也比较微弱。那是因为杨夜肌肉、骨骼等等全方位升级,隔绝了一些探查。她能够从心跳声中查询到一些不同之处,已经是非常敏感了。

    也是因此,她有些把握不定。虽然杨夜想要得到那块石头,让她非常的好奇,但也没选择动手。


    这块石头已经不是第一次被人要求购买了,也是因此,她才会让杨夜进入别墅,一切只是因为好奇究竟是什么人而已。尽管对方没说,但她有这样的准备,事实也正是如此。

    今天的遭遇真不咋滴,走出铁门的时候,杨夜的脸色就立刻冷了下来。√∟小說,炽烈的杀机充斥着他的心头,一双眸子漆黑得发亮。

    他已经很少遭遇到这样的态度了,一个莫名其妙的男人,突然就咆哮起来,恨不得要杀了他一样。

    这样的态度让他非常的不爽,想他堂堂幽灵,什么时候被人如此对待过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必须得死,他幽灵的尊严不容践踏。

    他才不管什么狗屁底线,那男人莫名其妙的挑衅他,既然做出了这样的行为,就该为这行为付出代价。

    而很显然,生命为代价最好不过,说什么劳资都得弄死他。

    想到这,眼神更冷了。

    回到车上,回头扫了眼郁郁葱葱的别墅,大片的植被阻挡着目光。

    车子启动,快速离去,而别墅中,却是气氛冷冽。

    “维克多,你有毛病是吧,这是我的客人,这里是我的地盘,什么时候轮到你来做主!”

    弗丽达愤怒地朝着维克多咆哮着,甚至一巴掌拍了过去。

    还好维克多反应够快,微微后缩,指尖擦过他的鼻尖。

    维克多的脸色阴沉着,不过再无之前歇斯底里的模样,看样子是冷静下来了:“我必须杀了那小子,你要阻我?”

    “我管你要不要杀他,但这里是我的房子,我不允许你在这里肆意妄为。”

    “肆意妄为,昨晚我在你身上也很肆意。”

    维克多说着,嘲讽般看着弗丽达,眼中哪里什么男女之间的苟且**。

    弗丽达嗤笑着,甚至连个眼神都懒得给。

    一个臭男人而已,在老娘身上肆意的男人多了去了,你一个狗屁不通的男人有什么资格在这猖狂。

    不过她懒得多说,这维克多不知道是搭错了哪根神经。居然会如此疯狂。

    “他到底哪惹到你了,你不是一向阴险腹黑吗,怎么这么冲动。”

    维克多脸色一僵,像是想到了什么,咬牙切齿道:“关你屁事。”

    看他这不愿多说的样子,弗丽达反而好奇无比,玩味道:“那可不一定!”

    “你要对付他?不过也对。但既然要出手,得由我来,我要把他用东方的凌迟手段宰了他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,他脸上的愤怒等等神色都纷纷收敛了起来。面容也慢慢平静。

    但熟悉他的弗丽达却是知道,这家伙是真的动了杀机,这才是他该有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我真是好奇,他到底是哪里得罪你了,居然惹得你这么愤怒?”

    弗丽达说着,脑海中想着杨夜的身形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很普通的华国人,可身为异能者的她,到底感觉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要是换成其他的异能者,除非是a级。否则很难察觉到。她弗丽达也不过是b级异能者,而且还是刚刚踏入,本来不会察觉到什么。

    但她身为声音异能者,她拥有一个很奇妙的嗓子。说话发出的声音非常的奇特。杀人不见血根本不足以形容,甚至诡异之处,还能在不知不觉中让人死去。

    她寻找过很多的频率,知道很多杀人的手段。比如发出的声音可以附和心跳声。让心跳急剧加速,轻易间就能爆掉心脉血管,让人死得就如心脏病发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此。她发现杨夜的心跳声太平稳了,太有力了。就算是超级战士,也没法跟心跳声中的力量相提并论。

    这所谓的力量不是心跳声音大小,更不是强弱,而是透着的一股奇异的力量。

    她都感觉,自己就算全力发挥出附和心跳声的声音,都无法影响到对方的心脏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让她震惊,也是如此,方才在那时变脸,想要探测得更深一些。

    但是这一期都被维克多打断了,让她无法判断对方到底是真的有强大的力量,还是只是心脏的异常。

    因为在她的感应当中,对方就是个普通人,体质比一般人好些。是否就是因为心跳中的力量,给了他不错的体格呢?

    毕竟她所感应到的,依然还是太细微了,那股心跳中的力量也比较微弱。那是因为杨夜肌肉、骨骼等等全方位升级,隔绝了一些探查。她能够从心跳声中查询到一些不同之处,已经是非常敏感了。

    也是因此,她有些把握不定。虽然杨夜想要得到那块石头,让她非常的好奇,但也没选择动手。

    这块石头已经不是第一次被人要求购买了,也是因此,她才会让杨夜进入别墅,一切只是因为好奇究竟是什么人而已。尽管对方没说,但她有这样的准备,事实也正是如此。

    今天的遭遇真不咋滴,走出铁门的时候,杨夜的脸色就立刻冷了下来。√∟小說,炽烈的杀机充斥着他的心头,一双眸子漆黑得发亮。

    他已经很少遭遇到这样的态度了,一个莫名其妙的男人,突然就咆哮起来,恨不得要杀了他一样。

    这样的态度让他非常的不爽,想他堂堂幽灵,什么时候被人如此对待过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必须得死,他幽灵的尊严不容践踏。

    他才不管什么狗屁底线,那男人莫名其妙的挑衅他,既然做出了这样的行为,就该为这行为付出代价。

    而很显然,生命为代价最好不过,说什么劳资都得弄死他。

    想到这,眼神更冷了。

    回到车上,回头扫了眼郁郁葱葱的别墅,大片的植被阻挡着目光。

    车子启动,快速离去,而别墅中,却是气氛冷冽。

    “维克多,你有毛病是吧,这是我的客人,这里是我的地盘,什么时候轮到你来做主!”

    弗丽达愤怒地朝着维克多咆哮着,甚至一巴掌拍了过去。

    还好维克多反应够快,微微后缩,指尖擦过他的鼻尖。

    维克多的脸色阴沉着,不过再无之前歇斯底里的模样,看样子是冷静下来了:“我必须杀了那小子,你要阻我?”

    “我管你要不要杀他,但这里是我的房子,我不允许你在这里肆意妄为。”

    “肆意妄为,昨晚我在你身上也很肆意。”

    维克多说着,嘲讽般看着弗丽达,眼中哪里什么男女之间的苟且**。

    弗丽达嗤笑着,甚至连个眼神都懒得给。

    一个臭男人而已,在老娘身上肆意的男人多了去了,你一个狗屁不通的男人有什么资格在这猖狂。

    不过她懒得多说,这维克多不知道是搭错了哪根神经。居然会如此疯狂。

    “他到底哪惹到你了,你不是一向阴险腹黑吗,怎么这么冲动。”

    维克多脸色一僵,像是想到了什么,咬牙切齿道:“关你屁事。”

    看他这不愿多说的样子,弗丽达反而好奇无比,玩味道:“那可不一定!”

    “你要对付他?不过也对。但既然要出手,得由我来,我要把他用东方的凌迟手段宰了他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,他脸上的愤怒等等神色都纷纷收敛了起来。面容也慢慢平静。

    但熟悉他的弗丽达却是知道,这家伙是真的动了杀机,这才是他该有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我真是好奇,他到底是哪里得罪你了,居然惹得你这么愤怒?”

    弗丽达说着,脑海中想着杨夜的身形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很普通的华国人,可身为异能者的她,到底感觉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要是换成其他的异能者,除非是a级。否则很难察觉到。她弗丽达也不过是b级异能者,而且还是刚刚踏入,本来不会察觉到什么。

    但她身为声音异能者,她拥有一个很奇妙的嗓子。说话发出的声音非常的奇特。杀人不见血根本不足以形容,甚至诡异之处,还能在不知不觉中让人死去。

    她寻找过很多的频率,知道很多杀人的手段。比如发出的声音可以附和心跳声。让心跳急剧加速,轻易间就能爆掉心脉血管,让人死得就如心脏病发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此。她发现杨夜的心跳声太平稳了,太有力了。就算是超级战士,也没法跟心跳声中的力量相提并论。

    这所谓的力量不是心跳声音大小,更不是强弱,而是透着的一股奇异的力量。

    她都感觉,自己就算全力发挥出附和心跳声的声音,都无法影响到对方的心脏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让她震惊,也是如此,方才在那时变脸,想要探测得更深一些。

    但是这一期都被维克多打断了,让她无法判断对方到底是真的有强大的力量,还是只是心脏的异常。

    因为在她的感应当中,对方就是个普通人,体质比一般人好些。是否就是因为心跳中的力量,给了他不错的体格呢?

    毕竟她所感应到的,依然还是太细微了,那股心跳中的力量也比较微弱。那是因为杨夜肌肉、骨骼等等全方位升级,隔绝了一些探查。她能够从心跳声中查询到一些不同之处,已经是非常敏感了。

    也是因此,她有些把握不定。虽然杨夜想要得到那块石头,让她非常的好奇,但也没选择动手。

    这块石头已经不是第一次被人要求购买了,也是因此,她才会让杨夜进入别墅,一切只是因为好奇究竟是什么人而已。尽管对方没说,但她有这样的准备,事实也正是如此。

    今天的遭遇真不咋滴,走出铁门的时候,杨夜的脸色就立刻冷了下来。√∟小說,炽烈的杀机充斥着他的心头,一双眸子漆黑得发亮。

    他已经很少遭遇到这样的态度了,一个莫名其妙的男人,突然就咆哮起来,恨不得要杀了他一样。

    这样的态度让他非常的不爽,想他堂堂幽灵,什么时候被人如此对待过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必须得死,他幽灵的尊严不容践踏。

    他才不管什么狗屁底线,那男人莫名其妙的挑衅他,既然做出了这样的行为,就该为这行为付出代价。

    而很显然,生命为代价最好不过,说什么劳资都得弄死他。

    想到这,眼神更冷了。

    回到车上,回头扫了眼郁郁葱葱的别墅,大片的植被阻挡着目光。

    车子启动,快速离去,而别墅中,却是气氛冷冽。

    “维克多,你有毛病是吧,这是我的客人,这里是我的地盘,什么时候轮到你来做主!”

    弗丽达愤怒地朝着维克多咆哮着,甚至一巴掌拍了过去。

    还好维克多反应够快,微微后缩,指尖擦过他的鼻尖。

    维克多的脸色阴沉着,不过再无之前歇斯底里的模样,看样子是冷静下来了:“我必须杀了那小子,你要阻我?”

    “我管你要不要杀他,但这里是我的房子,我不允许你在这里肆意妄为。”

    “肆意妄为,昨晚我在你身上也很肆意。”

    维克多说着,嘲讽般看着弗丽达,眼中哪里什么男女之间的苟且**。

    弗丽达嗤笑着,甚至连个眼神都懒得给。

    一个臭男人而已,在老娘身上肆意的男人多了去了,你一个狗屁不通的男人有什么资格在这猖狂。

    不过她懒得多说,这维克多不知道是搭错了哪根神经。居然会如此疯狂。

    “他到底哪惹到你了,你不是一向阴险腹黑吗,怎么这么冲动。”

    维克多脸色一僵,像是想到了什么,咬牙切齿道:“关你屁事。”

    看他这不愿多说的样子,弗丽达反而好奇无比,玩味道:“那可不一定!”

    “你要对付他?不过也对。但既然要出手,得由我来,我要把他用东方的凌迟手段宰了他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,他脸上的愤怒等等神色都纷纷收敛了起来。面容也慢慢平静。

    但熟悉他的弗丽达却是知道,这家伙是真的动了杀机,这才是他该有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我真是好奇,他到底是哪里得罪你了,居然惹得你这么愤怒?”

    弗丽达说着,脑海中想着杨夜的身形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很普通的华国人,可身为异能者的她,到底感觉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要是换成其他的异能者,除非是a级。否则很难察觉到。她弗丽达也不过是b级异能者,而且还是刚刚踏入,本来不会察觉到什么。

    但她身为声音异能者,她拥有一个很奇妙的嗓子。说话发出的声音非常的奇特。杀人不见血根本不足以形容,甚至诡异之处,还能在不知不觉中让人死去。

    她寻找过很多的频率,知道很多杀人的手段。比如发出的声音可以附和心跳声。让心跳急剧加速,轻易间就能爆掉心脉血管,让人死得就如心脏病发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此。她发现杨夜的心跳声太平稳了,太有力了。就算是超级战士,也没法跟心跳声中的力量相提并论。

    这所谓的力量不是心跳声音大小,更不是强弱,而是透着的一股奇异的力量。

    她都感觉,自己就算全力发挥出附和心跳声的声音,都无法影响到对方的心脏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让她震惊,也是如此,方才在那时变脸,想要探测得更深一些。

    但是这一期都被维克多打断了,让她无法判断对方到底是真的有强大的力量,还是只是心脏的异常。

    因为在她的感应当中,对方就是个普通人,体质比一般人好些。是否就是因为心跳中的力量,给了他不错的体格呢?

    毕竟她所感应到的,依然还是太细微了,那股心跳中的力量也比较微弱。那是因为杨夜肌肉、骨骼等等全方位升级,隔绝了一些探查。她能够从心跳声中查询到一些不同之处,已经是非常敏感了。

    也是因此,她有些把握不定。虽然杨夜想要得到那块石头,让她非常的好奇,但也没选择动手。

    这块石头已经不是第一次被人要求购买了,也是因此,她才会让杨夜进入别墅,一切只是因为好奇究竟是什么人而已。尽管对方没说,但她有这样的准备,事实也正是如此。

    今天的遭遇真不咋滴,走出铁门的时候,杨夜的脸色就立刻冷了下来。√∟小說,炽烈的杀机充斥着他的心头,一双眸子漆黑得发亮。

    他已经很少遭遇到这样的态度了,一个莫名其妙的男人,突然就咆哮起来,恨不得要杀了他一样。

    这样的态度让他非常的不爽,想他堂堂幽灵,什么时候被人如此对待过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必须得死,他幽灵的尊严不容践踏。

    他才不管什么狗屁底线,那男人莫名其妙的挑衅他,既然做出了这样的行为,就该为这行为付出代价。

    而很显然,生命为代价最好不过,说什么劳资都得弄死他。

    想到这,眼神更冷了。

    回到车上,回头扫了眼郁郁葱葱的别墅,大片的植被阻挡着目光。

    车子启动,快速离去,而别墅中,却是气氛冷冽。

    “维克多,你有毛病是吧,这是我的客人,这里是我的地盘,什么时候轮到你来做主!”

    弗丽达愤怒地朝着维克多咆哮着,甚至一巴掌拍了过去。

    还好维克多反应够快,微微后缩,指尖擦过他的鼻尖。

    维克多的脸色阴沉着,不过再无之前歇斯底里的模样,看样子是冷静下来了:“我必须杀了那小子,你要阻我?”

    “我管你要不要杀他,但这里是我的房子,我不允许你在这里肆意妄为。”

    “肆意妄为,昨晚我在你身上也很肆意。”

    维克多说着,嘲讽般看着弗丽达,眼中哪里什么男女之间的苟且**。

    弗丽达嗤笑着,甚至连个眼神都懒得给。

    一个臭男人而已,在老娘身上肆意的男人多了去了,你一个狗屁不通的男人有什么资格在这猖狂。

    不过她懒得多说,这维克多不知道是搭错了哪根神经。居然会如此疯狂。

    “他到底哪惹到你了,你不是一向阴险腹黑吗,怎么这么冲动。”

    维克多脸色一僵,像是想到了什么,咬牙切齿道:“关你屁事。”

    看他这不愿多说的样子,弗丽达反而好奇无比,玩味道:“那可不一定!”

    “你要对付他?不过也对。但既然要出手,得由我来,我要把他用东方的凌迟手段宰了他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,他脸上的愤怒等等神色都纷纷收敛了起来。面容也慢慢平静。

    但熟悉他的弗丽达却是知道,这家伙是真的动了杀机,这才是他该有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我真是好奇,他到底是哪里得罪你了,居然惹得你这么愤怒?”

    弗丽达说着,脑海中想着杨夜的身形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很普通的华国人,可身为异能者的她,到底感觉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要是换成其他的异能者,除非是a级。否则很难察觉到。她弗丽达也不过是b级异能者,而且还是刚刚踏入,本来不会察觉到什么。

    但她身为声音异能者,她拥有一个很奇妙的嗓子。说话发出的声音非常的奇特。杀人不见血根本不足以形容,甚至诡异之处,还能在不知不觉中让人死去。

    她寻找过很多的频率,知道很多杀人的手段。比如发出的声音可以附和心跳声。让心跳急剧加速,轻易间就能爆掉心脉血管,让人死得就如心脏病发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此。她发现杨夜的心跳声太平稳了,太有力了。就算是超级战士,也没法跟心跳声中的力量相提并论。

    这所谓的力量不是心跳声音大小,更不是强弱,而是透着的一股奇异的力量。

    她都感觉,自己就算全力发挥出附和心跳声的声音,都无法影响到对方的心脏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让她震惊,也是如此,方才在那时变脸,想要探测得更深一些。

    但是这一期都被维克多打断了,让她无法判断对方到底是真的有强大的力量,还是只是心脏的异常。

    因为在她的感应当中,对方就是个普通人,体质比一般人好些。是否就是因为心跳中的力量,给了他不错的体格呢?

    毕竟她所感应到的,依然还是太细微了,那股心跳中的力量也比较微弱。那是因为杨夜肌肉、骨骼等等全方位升级,隔绝了一些探查。她能够从心跳声中查询到一些不同之处,已经是非常敏感了。

    也是因此,她有些把握不定。虽然杨夜想要得到那块石头,让她非常的好奇,但也没选择动手。

    这块石头已经不是第一次被人要求购买了,也是因此,她才会让杨夜进入别墅,一切只是因为好奇究竟是什么人而已。尽管对方没说,但她有这样的准备,事实也正是如此。

    测试广告2


https://sg.bailulong.com/%E8%87%B3%E5%B0%8A%E5%8D%87%E7%BA%A7-9734/558.html
上一页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