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九八章 继续升级《太乙玄功》

    测试广告1

    “杨夜,既然打算修心养性,平时就别乱跑。读爸爸 www.dubaba.cc¤小說,”

    姬玄月不满地说道,脸上尽是鄙视。

    就在几天前,杨夜说要修养,不出去忙碌了。可昨晚和今天,突然就出门,回来后情绪波动极大,怎不让她气愤。

    说好的宅在家中陪她的,甜言蜜语一大圈,说得她都要融化了。

    可现在呢?

    果然,男人的那张嘴都靠不住,相信那张嘴还不如相信爱情。

    杨夜尴尬笑了笑,走上前搂着姬玄月娇嫩的身体,轻轻摩挲着她的身躯:“抱歉啊,有点事情必须得出去处理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你除了杀人放火还有什么事啊,难道是找你的那些女人?”

    姬玄月任由他抱着,这样的姿势很舒服,全身心的放松。

    女孩也承认,相处久了,身体都慢慢习惯了他的存在。现在就算是要分离,说不定都会非常不适应。

    杨夜摇摇头,凑过脑袋嗅着女孩身上清新的香味。夹杂着沐浴乳的体香,非常好闻,让他心旷神怡。

    “我就算女人再多,最爱的人还是你。”

    说着,在姬玄月的耳垂轻轻啜着,脸上浓浓的情意,仿佛能融化掉一切。

    姬玄月听得直翻白眼,杨夜这种甜言蜜语实在是让她无语。

    两人相互之间的了解太深了,相处的时间长了,什么都看得穿。杨夜怎可能会跟她什么爱情,天知道一个拥有好些个女人的男人有什么资格谈论这么深奥的问题。

    别说她,就算是杨夜自己也是一样,他也不过是表演一场罢了。

    两人都懂,却都默契的没有拆穿。

    享受着这份静谧,相拥许久,好一会方才松开了些,分别坐下。

    “以后还是少出门。最近我感觉这城中有些问题,特别是阿道夫死了之后,总让我有种山雨欲来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姬玄月蹙眉劝道,她是真的有些担心杨夜出去之后还要横行无忌。

    她不是太担心他的安全问题,以杨夜的实力,面对一些危险,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。

    对于这点她已经有了足够的认知,不会无缘无故的乱操心。

    可是最近这段时间的平静生活是非常难得的,她真的不愿意就这样被人打断了。

    这样平静安逸的生活真的很好,修为也在稳步的提升。不急不缓。一开始的急迫感消失,平稳修炼,反而让她的修为在慢慢提高,心态平和之下,进步显而易见。

    虽然转化真气的过程需要时间,但姬玄月对于自己突破先天更具信心。甚至还发现在这样的心态下,自己的底蕴也在提升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心灵上的变化,来得很是莫名其妙,偏偏就跟杨夜的选择有关。她很不理解。可正是如此,不愿意被打破平静,因为她不清楚到底是什么,会影响到她的进步。

    既然找不出。索性一切都不变。

    杨夜点点头:“放心,这只是意外而已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,他的脸色有些迟疑:“不过,我觉得你可能得做好一些心理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姬玄月警惕地坐直了身体。灼灼地盯着杨夜。

    被这样的目光看着,饶是杨某人脸皮厚得要命,依然有些扛不住。

    “那个啥。我可能招惹了个敌人,对方可能还查出了我的下落,可能会弄些麻烦给完美。”

    姬玄月听得哼了声,起身就上了二楼。

    杨夜蠕蠕嘴,却什么都没说。

    他也是理亏啊,可有什么办法,谁知道那叫维克多的是否故意找茬,看自己不顺眼呢。

    取出手机,联通一号,让其搜寻对方的相关资料。

    这需要时间,所以发布了命令之后就收回手机,想着维克多那张英俊的脸,就恨不得拿出刀子在上面划出几条刀疤。

    无所谓自己是否惹上对方,只要知道对方看自己不顺眼,对自己有敌意也就够了。

    他杨夜可不是坐等吃亏的人,要是真惹得他不痛快,别说维克多会否找他麻烦,他自己找上门去都是正常。

    没一会,手机震动,杨夜拿起电话,看着上面的资料,不一会就张大了嘴巴,好一会才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尼玛,难怪看到我就恨得要死要活,原来是未婚妻被我搞了,要换成我也是一样啊。”

    “鄙视你,未婚妻被我搞了都不敢出手,换成我,早就一巴掌拍死情敌了。”

    喃喃自语着,身形却是在空地上走来走去的,脸上尽是焦虑之色。

    “杨夜,既然打算修心养性,平时就别乱跑。¤小說,”

    姬玄月不满地说道,脸上尽是鄙视。

    就在几天前,杨夜说要修养,不出去忙碌了。可昨晚和今天,突然就出门,回来后情绪波动极大,怎不让她气愤。

    说好的宅在家中陪她的,甜言蜜语一大圈,说得她都要融化了。

    可现在呢?

    果然,男人的那张嘴都靠不住,相信那张嘴还不如相信爱情。

    杨夜尴尬笑了笑,走上前搂着姬玄月娇嫩的身体,轻轻摩挲着她的身躯:“抱歉啊,有点事情必须得出去处理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你除了杀人放火还有什么事啊,难道是找你的那些女人?”

    姬玄月任由他抱着,这样的姿势很舒服,全身心的放松。

    女孩也承认,相处久了,身体都慢慢习惯了他的存在。现在就算是要分离,说不定都会非常不适应。

    杨夜摇摇头,凑过脑袋嗅着女孩身上清新的香味。夹杂着沐浴乳的体香,非常好闻,让他心旷神怡。

    “我就算女人再多,最爱的人还是你。”

    说着,在姬玄月的耳垂轻轻啜着,脸上浓浓的情意,仿佛能融化掉一切。

    姬玄月听得直翻白眼,杨夜这种甜言蜜语实在是让她无语。

    两人相互之间的了解太深了,相处的时间长了,什么都看得穿。杨夜怎可能会跟她什么爱情,天知道一个拥有好些个女人的男人有什么资格谈论这么深奥的问题。

    别说她,就算是杨夜自己也是一样,他也不过是表演一场罢了。

    两人都懂,却都默契的没有拆穿。

    享受着这份静谧,相拥许久,好一会方才松开了些,分别坐下。

    “以后还是少出门。最近我感觉这城中有些问题,特别是阿道夫死了之后,总让我有种山雨欲来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姬玄月蹙眉劝道,她是真的有些担心杨夜出去之后还要横行无忌。

    她不是太担心他的安全问题,以杨夜的实力,面对一些危险,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。

    对于这点她已经有了足够的认知,不会无缘无故的乱操心。

    可是最近这段时间的平静生活是非常难得的,她真的不愿意就这样被人打断了。

    这样平静安逸的生活真的很好,修为也在稳步的提升。不急不缓。一开始的急迫感消失,平稳修炼,反而让她的修为在慢慢提高,心态平和之下,进步显而易见。

    虽然转化真气的过程需要时间,但姬玄月对于自己突破先天更具信心。甚至还发现在这样的心态下,自己的底蕴也在提升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心灵上的变化,来得很是莫名其妙,偏偏就跟杨夜的选择有关。她很不理解。可正是如此,不愿意被打破平静,因为她不清楚到底是什么,会影响到她的进步。

    既然找不出。索性一切都不变。

    杨夜点点头:“放心,这只是意外而已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,他的脸色有些迟疑:“不过,我觉得你可能得做好一些心理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姬玄月警惕地坐直了身体。灼灼地盯着杨夜。

    被这样的目光看着,饶是杨某人脸皮厚得要命,依然有些扛不住。

    “那个啥。我可能招惹了个敌人,对方可能还查出了我的下落,可能会弄些麻烦给完美。”

    姬玄月听得哼了声,起身就上了二楼。

    杨夜蠕蠕嘴,却什么都没说。

    他也是理亏啊,可有什么办法,谁知道那叫维克多的是否故意找茬,看自己不顺眼呢。

    取出手机,联通一号,让其搜寻对方的相关资料。

    这需要时间,所以发布了命令之后就收回手机,想着维克多那张英俊的脸,就恨不得拿出刀子在上面划出几条刀疤。

    无所谓自己是否惹上对方,只要知道对方看自己不顺眼,对自己有敌意也就够了。

    他杨夜可不是坐等吃亏的人,要是真惹得他不痛快,别说维克多会否找他麻烦,他自己找上门去都是正常。

    没一会,手机震动,杨夜拿起电话,看着上面的资料,不一会就张大了嘴巴,好一会才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尼玛,难怪看到我就恨得要死要活,原来是未婚妻被我搞了,要换成我也是一样啊。”

    “鄙视你,未婚妻被我搞了都不敢出手,换成我,早就一巴掌拍死情敌了。”

    喃喃自语着,身形却是在空地上走来走去的,脸上尽是焦虑之色。

    “杨夜,既然打算修心养性,平时就别乱跑。¤小說,”

    姬玄月不满地说道,脸上尽是鄙视。

    就在几天前,杨夜说要修养,不出去忙碌了。可昨晚和今天,突然就出门,回来后情绪波动极大,怎不让她气愤。

    说好的宅在家中陪她的,甜言蜜语一大圈,说得她都要融化了。

    可现在呢?

    果然,男人的那张嘴都靠不住,相信那张嘴还不如相信爱情。

    杨夜尴尬笑了笑,走上前搂着姬玄月娇嫩的身体,轻轻摩挲着她的身躯:“抱歉啊,有点事情必须得出去处理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你除了杀人放火还有什么事啊,难道是找你的那些女人?”

    姬玄月任由他抱着,这样的姿势很舒服,全身心的放松。

    女孩也承认,相处久了,身体都慢慢习惯了他的存在。现在就算是要分离,说不定都会非常不适应。

    杨夜摇摇头,凑过脑袋嗅着女孩身上清新的香味。夹杂着沐浴乳的体香,非常好闻,让他心旷神怡。

    “我就算女人再多,最爱的人还是你。”

    说着,在姬玄月的耳垂轻轻啜着,脸上浓浓的情意,仿佛能融化掉一切。

    姬玄月听得直翻白眼,杨夜这种甜言蜜语实在是让她无语。

    两人相互之间的了解太深了,相处的时间长了,什么都看得穿。杨夜怎可能会跟她什么爱情,天知道一个拥有好些个女人的男人有什么资格谈论这么深奥的问题。

    别说她,就算是杨夜自己也是一样,他也不过是表演一场罢了。

    两人都懂,却都默契的没有拆穿。

    享受着这份静谧,相拥许久,好一会方才松开了些,分别坐下。

    “以后还是少出门。最近我感觉这城中有些问题,特别是阿道夫死了之后,总让我有种山雨欲来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姬玄月蹙眉劝道,她是真的有些担心杨夜出去之后还要横行无忌。

    她不是太担心他的安全问题,以杨夜的实力,面对一些危险,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。

    对于这点她已经有了足够的认知,不会无缘无故的乱操心。

    可是最近这段时间的平静生活是非常难得的,她真的不愿意就这样被人打断了。

    这样平静安逸的生活真的很好,修为也在稳步的提升。不急不缓。一开始的急迫感消失,平稳修炼,反而让她的修为在慢慢提高,心态平和之下,进步显而易见。

    虽然转化真气的过程需要时间,但姬玄月对于自己突破先天更具信心。甚至还发现在这样的心态下,自己的底蕴也在提升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心灵上的变化,来得很是莫名其妙,偏偏就跟杨夜的选择有关。她很不理解。可正是如此,不愿意被打破平静,因为她不清楚到底是什么,会影响到她的进步。

    既然找不出。索性一切都不变。

    杨夜点点头:“放心,这只是意外而已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,他的脸色有些迟疑:“不过,我觉得你可能得做好一些心理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姬玄月警惕地坐直了身体。灼灼地盯着杨夜。

    被这样的目光看着,饶是杨某人脸皮厚得要命,依然有些扛不住。

    “那个啥。我可能招惹了个敌人,对方可能还查出了我的下落,可能会弄些麻烦给完美。”

    姬玄月听得哼了声,起身就上了二楼。

    杨夜蠕蠕嘴,却什么都没说。

    他也是理亏啊,可有什么办法,谁知道那叫维克多的是否故意找茬,看自己不顺眼呢。

    取出手机,联通一号,让其搜寻对方的相关资料。

    这需要时间,所以发布了命令之后就收回手机,想着维克多那张英俊的脸,就恨不得拿出刀子在上面划出几条刀疤。

    无所谓自己是否惹上对方,只要知道对方看自己不顺眼,对自己有敌意也就够了。

    他杨夜可不是坐等吃亏的人,要是真惹得他不痛快,别说维克多会否找他麻烦,他自己找上门去都是正常。

    没一会,手机震动,杨夜拿起电话,看着上面的资料,不一会就张大了嘴巴,好一会才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尼玛,难怪看到我就恨得要死要活,原来是未婚妻被我搞了,要换成我也是一样啊。”

    “鄙视你,未婚妻被我搞了都不敢出手,换成我,早就一巴掌拍死情敌了。”

    喃喃自语着,身形却是在空地上走来走去的,脸上尽是焦虑之色。

    “杨夜,既然打算修心养性,平时就别乱跑。¤小說,”

    姬玄月不满地说道,脸上尽是鄙视。

    就在几天前,杨夜说要修养,不出去忙碌了。可昨晚和今天,突然就出门,回来后情绪波动极大,怎不让她气愤。

    说好的宅在家中陪她的,甜言蜜语一大圈,说得她都要融化了。

    可现在呢?

    果然,男人的那张嘴都靠不住,相信那张嘴还不如相信爱情。

    杨夜尴尬笑了笑,走上前搂着姬玄月娇嫩的身体,轻轻摩挲着她的身躯:“抱歉啊,有点事情必须得出去处理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你除了杀人放火还有什么事啊,难道是找你的那些女人?”

    姬玄月任由他抱着,这样的姿势很舒服,全身心的放松。

    女孩也承认,相处久了,身体都慢慢习惯了他的存在。现在就算是要分离,说不定都会非常不适应。

    杨夜摇摇头,凑过脑袋嗅着女孩身上清新的香味。夹杂着沐浴乳的体香,非常好闻,让他心旷神怡。

    “我就算女人再多,最爱的人还是你。”

    说着,在姬玄月的耳垂轻轻啜着,脸上浓浓的情意,仿佛能融化掉一切。

    姬玄月听得直翻白眼,杨夜这种甜言蜜语实在是让她无语。

    两人相互之间的了解太深了,相处的时间长了,什么都看得穿。杨夜怎可能会跟她什么爱情,天知道一个拥有好些个女人的男人有什么资格谈论这么深奥的问题。

    别说她,就算是杨夜自己也是一样,他也不过是表演一场罢了。

    两人都懂,却都默契的没有拆穿。

    享受着这份静谧,相拥许久,好一会方才松开了些,分别坐下。

    “以后还是少出门。最近我感觉这城中有些问题,特别是阿道夫死了之后,总让我有种山雨欲来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姬玄月蹙眉劝道,她是真的有些担心杨夜出去之后还要横行无忌。

    她不是太担心他的安全问题,以杨夜的实力,面对一些危险,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。

    对于这点她已经有了足够的认知,不会无缘无故的乱操心。

    可是最近这段时间的平静生活是非常难得的,她真的不愿意就这样被人打断了。

    这样平静安逸的生活真的很好,修为也在稳步的提升。不急不缓。一开始的急迫感消失,平稳修炼,反而让她的修为在慢慢提高,心态平和之下,进步显而易见。

    虽然转化真气的过程需要时间,但姬玄月对于自己突破先天更具信心。甚至还发现在这样的心态下,自己的底蕴也在提升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心灵上的变化,来得很是莫名其妙,偏偏就跟杨夜的选择有关。她很不理解。可正是如此,不愿意被打破平静,因为她不清楚到底是什么,会影响到她的进步。

    既然找不出。索性一切都不变。

    杨夜点点头:“放心,这只是意外而已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,他的脸色有些迟疑:“不过,我觉得你可能得做好一些心理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姬玄月警惕地坐直了身体。灼灼地盯着杨夜。

    被这样的目光看着,饶是杨某人脸皮厚得要命,依然有些扛不住。

    “那个啥。我可能招惹了个敌人,对方可能还查出了我的下落,可能会弄些麻烦给完美。”

    姬玄月听得哼了声,起身就上了二楼。

    杨夜蠕蠕嘴,却什么都没说。

    他也是理亏啊,可有什么办法,谁知道那叫维克多的是否故意找茬,看自己不顺眼呢。

    取出手机,联通一号,让其搜寻对方的相关资料。

    这需要时间,所以发布了命令之后就收回手机,想着维克多那张英俊的脸,就恨不得拿出刀子在上面划出几条刀疤。

    无所谓自己是否惹上对方,只要知道对方看自己不顺眼,对自己有敌意也就够了。

    他杨夜可不是坐等吃亏的人,要是真惹得他不痛快,别说维克多会否找他麻烦,他自己找上门去都是正常。

    没一会,手机震动,杨夜拿起电话,看着上面的资料,不一会就张大了嘴巴,好一会才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尼玛,难怪看到我就恨得要死要活,原来是未婚妻被我搞了,要换成我也是一样啊。”

    “鄙视你,未婚妻被我搞了都不敢出手,换成我,早就一巴掌拍死情敌了。”


    喃喃自语着,身形却是在空地上走来走去的,脸上尽是焦虑之色。

    “杨夜,既然打算修心养性,平时就别乱跑。¤小說,”

    姬玄月不满地说道,脸上尽是鄙视。

    就在几天前,杨夜说要修养,不出去忙碌了。可昨晚和今天,突然就出门,回来后情绪波动极大,怎不让她气愤。

    说好的宅在家中陪她的,甜言蜜语一大圈,说得她都要融化了。

    可现在呢?

    果然,男人的那张嘴都靠不住,相信那张嘴还不如相信爱情。

    杨夜尴尬笑了笑,走上前搂着姬玄月娇嫩的身体,轻轻摩挲着她的身躯:“抱歉啊,有点事情必须得出去处理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你除了杀人放火还有什么事啊,难道是找你的那些女人?”

    姬玄月任由他抱着,这样的姿势很舒服,全身心的放松。

    女孩也承认,相处久了,身体都慢慢习惯了他的存在。现在就算是要分离,说不定都会非常不适应。

    杨夜摇摇头,凑过脑袋嗅着女孩身上清新的香味。夹杂着沐浴乳的体香,非常好闻,让他心旷神怡。

    “我就算女人再多,最爱的人还是你。”

    说着,在姬玄月的耳垂轻轻啜着,脸上浓浓的情意,仿佛能融化掉一切。

    姬玄月听得直翻白眼,杨夜这种甜言蜜语实在是让她无语。

    两人相互之间的了解太深了,相处的时间长了,什么都看得穿。杨夜怎可能会跟她什么爱情,天知道一个拥有好些个女人的男人有什么资格谈论这么深奥的问题。

    别说她,就算是杨夜自己也是一样,他也不过是表演一场罢了。

    两人都懂,却都默契的没有拆穿。

    享受着这份静谧,相拥许久,好一会方才松开了些,分别坐下。

    “以后还是少出门。最近我感觉这城中有些问题,特别是阿道夫死了之后,总让我有种山雨欲来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姬玄月蹙眉劝道,她是真的有些担心杨夜出去之后还要横行无忌。

    她不是太担心他的安全问题,以杨夜的实力,面对一些危险,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。

    对于这点她已经有了足够的认知,不会无缘无故的乱操心。

    可是最近这段时间的平静生活是非常难得的,她真的不愿意就这样被人打断了。

    这样平静安逸的生活真的很好,修为也在稳步的提升。不急不缓。一开始的急迫感消失,平稳修炼,反而让她的修为在慢慢提高,心态平和之下,进步显而易见。

    虽然转化真气的过程需要时间,但姬玄月对于自己突破先天更具信心。甚至还发现在这样的心态下,自己的底蕴也在提升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心灵上的变化,来得很是莫名其妙,偏偏就跟杨夜的选择有关。她很不理解。可正是如此,不愿意被打破平静,因为她不清楚到底是什么,会影响到她的进步。

    既然找不出。索性一切都不变。

    杨夜点点头:“放心,这只是意外而已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,他的脸色有些迟疑:“不过,我觉得你可能得做好一些心理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姬玄月警惕地坐直了身体。灼灼地盯着杨夜。

    被这样的目光看着,饶是杨某人脸皮厚得要命,依然有些扛不住。

    “那个啥。我可能招惹了个敌人,对方可能还查出了我的下落,可能会弄些麻烦给完美。”

    姬玄月听得哼了声,起身就上了二楼。

    杨夜蠕蠕嘴,却什么都没说。

    他也是理亏啊,可有什么办法,谁知道那叫维克多的是否故意找茬,看自己不顺眼呢。

    取出手机,联通一号,让其搜寻对方的相关资料。

    这需要时间,所以发布了命令之后就收回手机,想着维克多那张英俊的脸,就恨不得拿出刀子在上面划出几条刀疤。

    无所谓自己是否惹上对方,只要知道对方看自己不顺眼,对自己有敌意也就够了。

    他杨夜可不是坐等吃亏的人,要是真惹得他不痛快,别说维克多会否找他麻烦,他自己找上门去都是正常。

    没一会,手机震动,杨夜拿起电话,看着上面的资料,不一会就张大了嘴巴,好一会才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尼玛,难怪看到我就恨得要死要活,原来是未婚妻被我搞了,要换成我也是一样啊。”

    “鄙视你,未婚妻被我搞了都不敢出手,换成我,早就一巴掌拍死情敌了。”

    喃喃自语着,身形却是在空地上走来走去的,脸上尽是焦虑之色。

    “杨夜,既然打算修心养性,平时就别乱跑。¤小說,”

    姬玄月不满地说道,脸上尽是鄙视。

    就在几天前,杨夜说要修养,不出去忙碌了。可昨晚和今天,突然就出门,回来后情绪波动极大,怎不让她气愤。

    说好的宅在家中陪她的,甜言蜜语一大圈,说得她都要融化了。

    可现在呢?

    果然,男人的那张嘴都靠不住,相信那张嘴还不如相信爱情。

    杨夜尴尬笑了笑,走上前搂着姬玄月娇嫩的身体,轻轻摩挲着她的身躯:“抱歉啊,有点事情必须得出去处理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你除了杀人放火还有什么事啊,难道是找你的那些女人?”

    姬玄月任由他抱着,这样的姿势很舒服,全身心的放松。

    女孩也承认,相处久了,身体都慢慢习惯了他的存在。现在就算是要分离,说不定都会非常不适应。

    杨夜摇摇头,凑过脑袋嗅着女孩身上清新的香味。夹杂着沐浴乳的体香,非常好闻,让他心旷神怡。

    “我就算女人再多,最爱的人还是你。”

    说着,在姬玄月的耳垂轻轻啜着,脸上浓浓的情意,仿佛能融化掉一切。

    姬玄月听得直翻白眼,杨夜这种甜言蜜语实在是让她无语。

    两人相互之间的了解太深了,相处的时间长了,什么都看得穿。杨夜怎可能会跟她什么爱情,天知道一个拥有好些个女人的男人有什么资格谈论这么深奥的问题。

    别说她,就算是杨夜自己也是一样,他也不过是表演一场罢了。

    两人都懂,却都默契的没有拆穿。

    享受着这份静谧,相拥许久,好一会方才松开了些,分别坐下。

    “以后还是少出门。最近我感觉这城中有些问题,特别是阿道夫死了之后,总让我有种山雨欲来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姬玄月蹙眉劝道,她是真的有些担心杨夜出去之后还要横行无忌。

    她不是太担心他的安全问题,以杨夜的实力,面对一些危险,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。

    对于这点她已经有了足够的认知,不会无缘无故的乱操心。

    可是最近这段时间的平静生活是非常难得的,她真的不愿意就这样被人打断了。

    这样平静安逸的生活真的很好,修为也在稳步的提升。不急不缓。一开始的急迫感消失,平稳修炼,反而让她的修为在慢慢提高,心态平和之下,进步显而易见。

    虽然转化真气的过程需要时间,但姬玄月对于自己突破先天更具信心。甚至还发现在这样的心态下,自己的底蕴也在提升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心灵上的变化,来得很是莫名其妙,偏偏就跟杨夜的选择有关。她很不理解。可正是如此,不愿意被打破平静,因为她不清楚到底是什么,会影响到她的进步。

    既然找不出。索性一切都不变。

    杨夜点点头:“放心,这只是意外而已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,他的脸色有些迟疑:“不过,我觉得你可能得做好一些心理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姬玄月警惕地坐直了身体。灼灼地盯着杨夜。

    被这样的目光看着,饶是杨某人脸皮厚得要命,依然有些扛不住。

    “那个啥。我可能招惹了个敌人,对方可能还查出了我的下落,可能会弄些麻烦给完美。”

    姬玄月听得哼了声,起身就上了二楼。

    杨夜蠕蠕嘴,却什么都没说。

    他也是理亏啊,可有什么办法,谁知道那叫维克多的是否故意找茬,看自己不顺眼呢。

    取出手机,联通一号,让其搜寻对方的相关资料。

    这需要时间,所以发布了命令之后就收回手机,想着维克多那张英俊的脸,就恨不得拿出刀子在上面划出几条刀疤。

    无所谓自己是否惹上对方,只要知道对方看自己不顺眼,对自己有敌意也就够了。

    他杨夜可不是坐等吃亏的人,要是真惹得他不痛快,别说维克多会否找他麻烦,他自己找上门去都是正常。

    没一会,手机震动,杨夜拿起电话,看着上面的资料,不一会就张大了嘴巴,好一会才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尼玛,难怪看到我就恨得要死要活,原来是未婚妻被我搞了,要换成我也是一样啊。”

    “鄙视你,未婚妻被我搞了都不敢出手,换成我,早就一巴掌拍死情敌了。”

    喃喃自语着,身形却是在空地上走来走去的,脸上尽是焦虑之色。

    “杨夜,既然打算修心养性,平时就别乱跑。¤小說,”

    姬玄月不满地说道,脸上尽是鄙视。

    就在几天前,杨夜说要修养,不出去忙碌了。可昨晚和今天,突然就出门,回来后情绪波动极大,怎不让她气愤。

    说好的宅在家中陪她的,甜言蜜语一大圈,说得她都要融化了。

    可现在呢?

    果然,男人的那张嘴都靠不住,相信那张嘴还不如相信爱情。

    杨夜尴尬笑了笑,走上前搂着姬玄月娇嫩的身体,轻轻摩挲着她的身躯:“抱歉啊,有点事情必须得出去处理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你除了杀人放火还有什么事啊,难道是找你的那些女人?”

    姬玄月任由他抱着,这样的姿势很舒服,全身心的放松。

    女孩也承认,相处久了,身体都慢慢习惯了他的存在。现在就算是要分离,说不定都会非常不适应。

    杨夜摇摇头,凑过脑袋嗅着女孩身上清新的香味。夹杂着沐浴乳的体香,非常好闻,让他心旷神怡。

    “我就算女人再多,最爱的人还是你。”

    说着,在姬玄月的耳垂轻轻啜着,脸上浓浓的情意,仿佛能融化掉一切。

    姬玄月听得直翻白眼,杨夜这种甜言蜜语实在是让她无语。

    两人相互之间的了解太深了,相处的时间长了,什么都看得穿。杨夜怎可能会跟她什么爱情,天知道一个拥有好些个女人的男人有什么资格谈论这么深奥的问题。

    别说她,就算是杨夜自己也是一样,他也不过是表演一场罢了。

    两人都懂,却都默契的没有拆穿。

    享受着这份静谧,相拥许久,好一会方才松开了些,分别坐下。

    “以后还是少出门。最近我感觉这城中有些问题,特别是阿道夫死了之后,总让我有种山雨欲来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姬玄月蹙眉劝道,她是真的有些担心杨夜出去之后还要横行无忌。

    她不是太担心他的安全问题,以杨夜的实力,面对一些危险,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。

    对于这点她已经有了足够的认知,不会无缘无故的乱操心。

    可是最近这段时间的平静生活是非常难得的,她真的不愿意就这样被人打断了。

    这样平静安逸的生活真的很好,修为也在稳步的提升。不急不缓。一开始的急迫感消失,平稳修炼,反而让她的修为在慢慢提高,心态平和之下,进步显而易见。

    虽然转化真气的过程需要时间,但姬玄月对于自己突破先天更具信心。甚至还发现在这样的心态下,自己的底蕴也在提升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心灵上的变化,来得很是莫名其妙,偏偏就跟杨夜的选择有关。她很不理解。可正是如此,不愿意被打破平静,因为她不清楚到底是什么,会影响到她的进步。

    既然找不出。索性一切都不变。

    杨夜点点头:“放心,这只是意外而已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,他的脸色有些迟疑:“不过,我觉得你可能得做好一些心理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姬玄月警惕地坐直了身体。灼灼地盯着杨夜。

    被这样的目光看着,饶是杨某人脸皮厚得要命,依然有些扛不住。

    “那个啥。我可能招惹了个敌人,对方可能还查出了我的下落,可能会弄些麻烦给完美。”

    姬玄月听得哼了声,起身就上了二楼。

    杨夜蠕蠕嘴,却什么都没说。

    他也是理亏啊,可有什么办法,谁知道那叫维克多的是否故意找茬,看自己不顺眼呢。

    取出手机,联通一号,让其搜寻对方的相关资料。

    这需要时间,所以发布了命令之后就收回手机,想着维克多那张英俊的脸,就恨不得拿出刀子在上面划出几条刀疤。

    无所谓自己是否惹上对方,只要知道对方看自己不顺眼,对自己有敌意也就够了。

    他杨夜可不是坐等吃亏的人,要是真惹得他不痛快,别说维克多会否找他麻烦,他自己找上门去都是正常。

    没一会,手机震动,杨夜拿起电话,看着上面的资料,不一会就张大了嘴巴,好一会才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尼玛,难怪看到我就恨得要死要活,原来是未婚妻被我搞了,要换成我也是一样啊。”

    “鄙视你,未婚妻被我搞了都不敢出手,换成我,早就一巴掌拍死情敌了。”

    喃喃自语着,身形却是在空地上走来走去的,脸上尽是焦虑之色。

    “杨夜,既然打算修心养性,平时就别乱跑。¤小說,”

    姬玄月不满地说道,脸上尽是鄙视。

    就在几天前,杨夜说要修养,不出去忙碌了。可昨晚和今天,突然就出门,回来后情绪波动极大,怎不让她气愤。

    说好的宅在家中陪她的,甜言蜜语一大圈,说得她都要融化了。

    可现在呢?

    果然,男人的那张嘴都靠不住,相信那张嘴还不如相信爱情。

    杨夜尴尬笑了笑,走上前搂着姬玄月娇嫩的身体,轻轻摩挲着她的身躯:“抱歉啊,有点事情必须得出去处理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你除了杀人放火还有什么事啊,难道是找你的那些女人?”

    姬玄月任由他抱着,这样的姿势很舒服,全身心的放松。

    女孩也承认,相处久了,身体都慢慢习惯了他的存在。现在就算是要分离,说不定都会非常不适应。

    杨夜摇摇头,凑过脑袋嗅着女孩身上清新的香味。夹杂着沐浴乳的体香,非常好闻,让他心旷神怡。

    “我就算女人再多,最爱的人还是你。”

    说着,在姬玄月的耳垂轻轻啜着,脸上浓浓的情意,仿佛能融化掉一切。

    姬玄月听得直翻白眼,杨夜这种甜言蜜语实在是让她无语。

    两人相互之间的了解太深了,相处的时间长了,什么都看得穿。杨夜怎可能会跟她什么爱情,天知道一个拥有好些个女人的男人有什么资格谈论这么深奥的问题。

    别说她,就算是杨夜自己也是一样,他也不过是表演一场罢了。

    两人都懂,却都默契的没有拆穿。

    享受着这份静谧,相拥许久,好一会方才松开了些,分别坐下。

    “以后还是少出门。最近我感觉这城中有些问题,特别是阿道夫死了之后,总让我有种山雨欲来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姬玄月蹙眉劝道,她是真的有些担心杨夜出去之后还要横行无忌。

    她不是太担心他的安全问题,以杨夜的实力,面对一些危险,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。

    对于这点她已经有了足够的认知,不会无缘无故的乱操心。

    可是最近这段时间的平静生活是非常难得的,她真的不愿意就这样被人打断了。

    这样平静安逸的生活真的很好,修为也在稳步的提升。不急不缓。一开始的急迫感消失,平稳修炼,反而让她的修为在慢慢提高,心态平和之下,进步显而易见。

    虽然转化真气的过程需要时间,但姬玄月对于自己突破先天更具信心。甚至还发现在这样的心态下,自己的底蕴也在提升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心灵上的变化,来得很是莫名其妙,偏偏就跟杨夜的选择有关。她很不理解。可正是如此,不愿意被打破平静,因为她不清楚到底是什么,会影响到她的进步。

    既然找不出。索性一切都不变。

    杨夜点点头:“放心,这只是意外而已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,他的脸色有些迟疑:“不过,我觉得你可能得做好一些心理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姬玄月警惕地坐直了身体。灼灼地盯着杨夜。

    被这样的目光看着,饶是杨某人脸皮厚得要命,依然有些扛不住。

    “那个啥。我可能招惹了个敌人,对方可能还查出了我的下落,可能会弄些麻烦给完美。”

    姬玄月听得哼了声,起身就上了二楼。

    杨夜蠕蠕嘴,却什么都没说。

    他也是理亏啊,可有什么办法,谁知道那叫维克多的是否故意找茬,看自己不顺眼呢。

    取出手机,联通一号,让其搜寻对方的相关资料。

    这需要时间,所以发布了命令之后就收回手机,想着维克多那张英俊的脸,就恨不得拿出刀子在上面划出几条刀疤。

    无所谓自己是否惹上对方,只要知道对方看自己不顺眼,对自己有敌意也就够了。

    他杨夜可不是坐等吃亏的人,要是真惹得他不痛快,别说维克多会否找他麻烦,他自己找上门去都是正常。

    没一会,手机震动,杨夜拿起电话,看着上面的资料,不一会就张大了嘴巴,好一会才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尼玛,难怪看到我就恨得要死要活,原来是未婚妻被我搞了,要换成我也是一样啊。”

    “鄙视你,未婚妻被我搞了都不敢出手,换成我,早就一巴掌拍死情敌了。”

    喃喃自语着,身形却是在空地上走来走去的,脸上尽是焦虑之色。

    测试广告2


https://www.emcszyg.com/5397/612.html
上一页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