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九六章 莫名其妙的男人

    测试广告1

    虽然没看到那石头,杨夜却相信那石头的珍贵之处。笔神阁 m.bishenge.com脑海中系统还在震动着,只是很细微,更不影响到他。

    因为没见过实物,无法判断到底是什么,但在他看来,应该是星核碎片或者元晶居多。这样的宝物,绝对不容错过。

    当然,脸上是绝对不能表现出来的,保持着一定的冷静。

    弗丽达脸上笑意更甚,盯着杨夜看了好一会才收回目光:“抱歉,既然你调查得那么详细,一定知道我对那石头同样有着好奇,我是不会卖的。”

    “一千万吧,怎么样,反正你也化验不出个究竟,不如交给我来算了。到时候如果我得到了结果,一定会给你一份相关资料。”

    弗丽达咯咯娇笑不已:“钱这种东西我还不缺,我这辈子最大的乐趣就是探索一些未知的东西。相比起事后的资料,我更喜欢这种探究的过程。”

    杨夜呲牙:“一千万不愿吗?总不可能一个亿吧?”

    弗丽达脸色一整,冷声道:“收起你那些没有意义的数字吧,别说一个亿,就算是十亿、百亿,我都不会卖给你。”

    女人突然的变脸,让杨夜有些奇怪。这丫的变化太快了,刚才还娇容满面,现在又变成这样,让他很无辜。

    “买卖不成情意在,你这态度可真让我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弗丽达冷着脸,声音也有些冰寒:“大家都不熟,你舒不舒服关我屁事。”

    杨夜汗颜不已,甚至都有股冲动,想要扇死她。

    尼玛老子是好心好意的过来跟你谈生意,不想也就罢了,何必要弄得这么僵?

    真以为你恨了不起啊,惹到老子,不跟你讲什么狗屁底线。不但抢你的宝物,还要在床上弄死你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是真的冲动了,若非还保持一定冷静,早就扑上去了。

    “咯咯,是不是很生气啊?”

    突然间,弗丽达娇笑了起来,整个身体也的颤抖着,胸前的那对山峰跟随着身形而剧烈动荡,一晃一晃说不得什么时候晃飞出去。

    杨夜有些诧异地看着对方。谁知道弗丽达突然起身,一个前扑就扑到他面前。她双手支着沙发,靠近着杨夜,中间距离不过三公分。

    吊带无法遮掩,露出了胸前大片的山峰和深深的沟壑。鼻端还有对方的金发发丝,有些痒痒。

    他是真的不理解了,对方到底搞毛啊。怎么前后差别那么大,现在又想勾引他,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“你知不知道。独自一人在别人的家里叫着后面大把个零的数字,是会招灾惹难的!”

    杨夜露出无辜的模样,身形后靠,想要跟弗丽达拉开距离:“我想。你不会这样对我的是不是?”

    弗丽达笑得更欢,如果吊带再宽松一点,山峰都要被她甩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不会,我说过这么几个数字的额度还不足以让我冒险。不过你们华国人还真是土豪。挥舞着支票,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要。”

    “没办法,我们是债主。不过欠钱的都是大爷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人惹得我们伍德大小姐这么高兴?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楼上传来洪亮的声音,紧接着就是沉闷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弗丽达脸上笑容不变,只是身形后缩,坐回到原来的位置。

    杨夜有些诧异,没想到这屋子里居然还有男人,不过看弗丽达那火辣的打扮,之前的开放作风,似乎也不是那么难以理解。

    顺着声音看过去,很成熟的一个男人,身上还带着贵气,似乎很亲和,偏偏又自以为高高在上,很矛盾的一种气质。

    从对方身上,杨夜感受到了一股奇异的气息。这股气息很沉稳,仿佛大地一样,偏偏又有些虚浮,很是奇怪。

    杨夜不知道来人是谁,但看得出,此人绝对不简单。应该跟这女人一样,都是异能者或者其他,只是隐藏得很深。

    当然,隐藏再深也比不上他。自如控制气血,收敛全部的力量,外面看过去就跟普通人一样。就算是再敏锐的人,也很难发现他身上的强者气息。

    这是他吃饭的手段,如果隐匿手段不足,很容易就会被超人联盟揪出来的。也是如此,对这方面他是有着一定权威的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只是这位,对了,都还不知道你怎么称呼。”

    杨夜并未在意,笑道:“唐星,你可以叫我唐。”

    假名字随口就来,无所谓不是,反正不过是个代号。就如詹姆斯邦德,明明知道他的名字绝对不会是“倪耶”,可他依然那么称呼,并未询问真名。一是相信杨夜怎么都不会告诉他,除非真是身份暴露。二是代号而已,只要知道称呼的是他也就够了。

    “唔,这位唐先生想要购买我那块石头,他出的价格可是很高的哦。”

    男人听了这话,眼眸一闪,笑道:“没想到还有人喜欢你的那块石头啊,唐先生也喜欢这样古怪的东西?”

    杨夜点点头:“不错,挺喜欢这些千奇百怪的东西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唐先生一表人才,不知哪里高就?”

    杨夜听得一愣,看着随意问着,一屁股坐在弗丽达的身旁。

    虽然没看到那石头,杨夜却相信那石头的珍贵之处。脑海中系统还在震动着,只是很细微,更不影响到他。

    因为没见过实物,无法判断到底是什么,但在他看来,应该是星核碎片或者元晶居多。这样的宝物,绝对不容错过。

    当然,脸上是绝对不能表现出来的,保持着一定的冷静。

    弗丽达脸上笑意更甚,盯着杨夜看了好一会才收回目光:“抱歉,既然你调查得那么详细,一定知道我对那石头同样有着好奇,我是不会卖的。”

    “一千万吧,怎么样,反正你也化验不出个究竟,不如交给我来算了。到时候如果我得到了结果,一定会给你一份相关资料。”

    弗丽达咯咯娇笑不已:“钱这种东西我还不缺,我这辈子最大的乐趣就是探索一些未知的东西。相比起事后的资料,我更喜欢这种探究的过程。”

    杨夜呲牙:“一千万不愿吗?总不可能一个亿吧?”

    弗丽达脸色一整,冷声道:“收起你那些没有意义的数字吧,别说一个亿,就算是十亿、百亿,我都不会卖给你。”

    女人突然的变脸,让杨夜有些奇怪。这丫的变化太快了,刚才还娇容满面,现在又变成这样,让他很无辜。

    “买卖不成情意在,你这态度可真让我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弗丽达冷着脸,声音也有些冰寒:“大家都不熟,你舒不舒服关我屁事。”

    杨夜汗颜不已,甚至都有股冲动,想要扇死她。

    尼玛老子是好心好意的过来跟你谈生意,不想也就罢了,何必要弄得这么僵?

    真以为你恨了不起啊,惹到老子,不跟你讲什么狗屁底线。不但抢你的宝物,还要在床上弄死你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是真的冲动了,若非还保持一定冷静,早就扑上去了。

    “咯咯,是不是很生气啊?”

    突然间,弗丽达娇笑了起来,整个身体也的颤抖着,胸前的那对山峰跟随着身形而剧烈动荡,一晃一晃说不得什么时候晃飞出去。

    杨夜有些诧异地看着对方。谁知道弗丽达突然起身,一个前扑就扑到他面前。她双手支着沙发,靠近着杨夜,中间距离不过三公分。

    吊带无法遮掩,露出了胸前大片的山峰和深深的沟壑。鼻端还有对方的金发发丝,有些痒痒。

    他是真的不理解了,对方到底搞毛啊。怎么前后差别那么大,现在又想勾引他,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“你知不知道。独自一人在别人的家里叫着后面大把个零的数字,是会招灾惹难的!”

    杨夜露出无辜的模样,身形后靠,想要跟弗丽达拉开距离:“我想。你不会这样对我的是不是?”

    弗丽达笑得更欢,如果吊带再宽松一点,山峰都要被她甩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不会,我说过这么几个数字的额度还不足以让我冒险。不过你们华国人还真是土豪。挥舞着支票,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要。”

    “没办法,我们是债主。不过欠钱的都是大爷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人惹得我们伍德大小姐这么高兴?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楼上传来洪亮的声音,紧接着就是沉闷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弗丽达脸上笑容不变,只是身形后缩,坐回到原来的位置。

    杨夜有些诧异,没想到这屋子里居然还有男人,不过看弗丽达那火辣的打扮,之前的开放作风,似乎也不是那么难以理解。

    顺着声音看过去,很成熟的一个男人,身上还带着贵气,似乎很亲和,偏偏又自以为高高在上,很矛盾的一种气质。

    从对方身上,杨夜感受到了一股奇异的气息。这股气息很沉稳,仿佛大地一样,偏偏又有些虚浮,很是奇怪。

    杨夜不知道来人是谁,但看得出,此人绝对不简单。应该跟这女人一样,都是异能者或者其他,只是隐藏得很深。

    当然,隐藏再深也比不上他。自如控制气血,收敛全部的力量,外面看过去就跟普通人一样。就算是再敏锐的人,也很难发现他身上的强者气息。

    这是他吃饭的手段,如果隐匿手段不足,很容易就会被超人联盟揪出来的。也是如此,对这方面他是有着一定权威的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只是这位,对了,都还不知道你怎么称呼。”

    杨夜并未在意,笑道:“唐星,你可以叫我唐。”

    假名字随口就来,无所谓不是,反正不过是个代号。就如詹姆斯邦德,明明知道他的名字绝对不会是“倪耶”,可他依然那么称呼,并未询问真名。一是相信杨夜怎么都不会告诉他,除非真是身份暴露。二是代号而已,只要知道称呼的是他也就够了。

    “唔,这位唐先生想要购买我那块石头,他出的价格可是很高的哦。”

    男人听了这话,眼眸一闪,笑道:“没想到还有人喜欢你的那块石头啊,唐先生也喜欢这样古怪的东西?”

    杨夜点点头:“不错,挺喜欢这些千奇百怪的东西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唐先生一表人才,不知哪里高就?”

    杨夜听得一愣,看着随意问着,一屁股坐在弗丽达的身旁。

    虽然没看到那石头,杨夜却相信那石头的珍贵之处。脑海中系统还在震动着,只是很细微,更不影响到他。

    因为没见过实物,无法判断到底是什么,但在他看来,应该是星核碎片或者元晶居多。这样的宝物,绝对不容错过。

    当然,脸上是绝对不能表现出来的,保持着一定的冷静。

    弗丽达脸上笑意更甚,盯着杨夜看了好一会才收回目光:“抱歉,既然你调查得那么详细,一定知道我对那石头同样有着好奇,我是不会卖的。”

    “一千万吧,怎么样,反正你也化验不出个究竟,不如交给我来算了。到时候如果我得到了结果,一定会给你一份相关资料。”

    弗丽达咯咯娇笑不已:“钱这种东西我还不缺,我这辈子最大的乐趣就是探索一些未知的东西。相比起事后的资料,我更喜欢这种探究的过程。”

    杨夜呲牙:“一千万不愿吗?总不可能一个亿吧?”

    弗丽达脸色一整,冷声道:“收起你那些没有意义的数字吧,别说一个亿,就算是十亿、百亿,我都不会卖给你。”

    女人突然的变脸,让杨夜有些奇怪。这丫的变化太快了,刚才还娇容满面,现在又变成这样,让他很无辜。

    “买卖不成情意在,你这态度可真让我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弗丽达冷着脸,声音也有些冰寒:“大家都不熟,你舒不舒服关我屁事。”

    杨夜汗颜不已,甚至都有股冲动,想要扇死她。

    尼玛老子是好心好意的过来跟你谈生意,不想也就罢了,何必要弄得这么僵?

    真以为你恨了不起啊,惹到老子,不跟你讲什么狗屁底线。不但抢你的宝物,还要在床上弄死你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是真的冲动了,若非还保持一定冷静,早就扑上去了。

    “咯咯,是不是很生气啊?”

    突然间,弗丽达娇笑了起来,整个身体也的颤抖着,胸前的那对山峰跟随着身形而剧烈动荡,一晃一晃说不得什么时候晃飞出去。

    杨夜有些诧异地看着对方。谁知道弗丽达突然起身,一个前扑就扑到他面前。她双手支着沙发,靠近着杨夜,中间距离不过三公分。

    吊带无法遮掩,露出了胸前大片的山峰和深深的沟壑。鼻端还有对方的金发发丝,有些痒痒。

    他是真的不理解了,对方到底搞毛啊。怎么前后差别那么大,现在又想勾引他,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“你知不知道。独自一人在别人的家里叫着后面大把个零的数字,是会招灾惹难的!”

    杨夜露出无辜的模样,身形后靠,想要跟弗丽达拉开距离:“我想。你不会这样对我的是不是?”

    弗丽达笑得更欢,如果吊带再宽松一点,山峰都要被她甩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不会,我说过这么几个数字的额度还不足以让我冒险。不过你们华国人还真是土豪。挥舞着支票,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要。”

    “没办法,我们是债主。不过欠钱的都是大爷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人惹得我们伍德大小姐这么高兴?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楼上传来洪亮的声音,紧接着就是沉闷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弗丽达脸上笑容不变,只是身形后缩,坐回到原来的位置。

    杨夜有些诧异,没想到这屋子里居然还有男人,不过看弗丽达那火辣的打扮,之前的开放作风,似乎也不是那么难以理解。

    顺着声音看过去,很成熟的一个男人,身上还带着贵气,似乎很亲和,偏偏又自以为高高在上,很矛盾的一种气质。

    从对方身上,杨夜感受到了一股奇异的气息。这股气息很沉稳,仿佛大地一样,偏偏又有些虚浮,很是奇怪。

    杨夜不知道来人是谁,但看得出,此人绝对不简单。应该跟这女人一样,都是异能者或者其他,只是隐藏得很深。

    当然,隐藏再深也比不上他。自如控制气血,收敛全部的力量,外面看过去就跟普通人一样。就算是再敏锐的人,也很难发现他身上的强者气息。

    这是他吃饭的手段,如果隐匿手段不足,很容易就会被超人联盟揪出来的。也是如此,对这方面他是有着一定权威的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只是这位,对了,都还不知道你怎么称呼。”

    杨夜并未在意,笑道:“唐星,你可以叫我唐。”

    假名字随口就来,无所谓不是,反正不过是个代号。就如詹姆斯邦德,明明知道他的名字绝对不会是“倪耶”,可他依然那么称呼,并未询问真名。一是相信杨夜怎么都不会告诉他,除非真是身份暴露。二是代号而已,只要知道称呼的是他也就够了。

    “唔,这位唐先生想要购买我那块石头,他出的价格可是很高的哦。”

    男人听了这话,眼眸一闪,笑道:“没想到还有人喜欢你的那块石头啊,唐先生也喜欢这样古怪的东西?”

    杨夜点点头:“不错,挺喜欢这些千奇百怪的东西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唐先生一表人才,不知哪里高就?”

    杨夜听得一愣,看着随意问着,一屁股坐在弗丽达的身旁。

    虽然没看到那石头,杨夜却相信那石头的珍贵之处。脑海中系统还在震动着,只是很细微,更不影响到他。

    因为没见过实物,无法判断到底是什么,但在他看来,应该是星核碎片或者元晶居多。这样的宝物,绝对不容错过。

    当然,脸上是绝对不能表现出来的,保持着一定的冷静。

    弗丽达脸上笑意更甚,盯着杨夜看了好一会才收回目光:“抱歉,既然你调查得那么详细,一定知道我对那石头同样有着好奇,我是不会卖的。”

    “一千万吧,怎么样,反正你也化验不出个究竟,不如交给我来算了。到时候如果我得到了结果,一定会给你一份相关资料。”

    弗丽达咯咯娇笑不已:“钱这种东西我还不缺,我这辈子最大的乐趣就是探索一些未知的东西。相比起事后的资料,我更喜欢这种探究的过程。”

    杨夜呲牙:“一千万不愿吗?总不可能一个亿吧?”

    弗丽达脸色一整,冷声道:“收起你那些没有意义的数字吧,别说一个亿,就算是十亿、百亿,我都不会卖给你。”

    女人突然的变脸,让杨夜有些奇怪。这丫的变化太快了,刚才还娇容满面,现在又变成这样,让他很无辜。

    “买卖不成情意在,你这态度可真让我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弗丽达冷着脸,声音也有些冰寒:“大家都不熟,你舒不舒服关我屁事。”

    杨夜汗颜不已,甚至都有股冲动,想要扇死她。

    尼玛老子是好心好意的过来跟你谈生意,不想也就罢了,何必要弄得这么僵?

    真以为你恨了不起啊,惹到老子,不跟你讲什么狗屁底线。不但抢你的宝物,还要在床上弄死你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是真的冲动了,若非还保持一定冷静,早就扑上去了。

    “咯咯,是不是很生气啊?”

    突然间,弗丽达娇笑了起来,整个身体也的颤抖着,胸前的那对山峰跟随着身形而剧烈动荡,一晃一晃说不得什么时候晃飞出去。

    杨夜有些诧异地看着对方。谁知道弗丽达突然起身,一个前扑就扑到他面前。她双手支着沙发,靠近着杨夜,中间距离不过三公分。

    吊带无法遮掩,露出了胸前大片的山峰和深深的沟壑。鼻端还有对方的金发发丝,有些痒痒。

    他是真的不理解了,对方到底搞毛啊。怎么前后差别那么大,现在又想勾引他,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“你知不知道。独自一人在别人的家里叫着后面大把个零的数字,是会招灾惹难的!”

    杨夜露出无辜的模样,身形后靠,想要跟弗丽达拉开距离:“我想。你不会这样对我的是不是?”

    弗丽达笑得更欢,如果吊带再宽松一点,山峰都要被她甩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不会,我说过这么几个数字的额度还不足以让我冒险。不过你们华国人还真是土豪。挥舞着支票,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要。”

    “没办法,我们是债主。不过欠钱的都是大爷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人惹得我们伍德大小姐这么高兴?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楼上传来洪亮的声音,紧接着就是沉闷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弗丽达脸上笑容不变,只是身形后缩,坐回到原来的位置。

    杨夜有些诧异,没想到这屋子里居然还有男人,不过看弗丽达那火辣的打扮,之前的开放作风,似乎也不是那么难以理解。

    顺着声音看过去,很成熟的一个男人,身上还带着贵气,似乎很亲和,偏偏又自以为高高在上,很矛盾的一种气质。

    从对方身上,杨夜感受到了一股奇异的气息。这股气息很沉稳,仿佛大地一样,偏偏又有些虚浮,很是奇怪。

    杨夜不知道来人是谁,但看得出,此人绝对不简单。应该跟这女人一样,都是异能者或者其他,只是隐藏得很深。

    当然,隐藏再深也比不上他。自如控制气血,收敛全部的力量,外面看过去就跟普通人一样。就算是再敏锐的人,也很难发现他身上的强者气息。

    这是他吃饭的手段,如果隐匿手段不足,很容易就会被超人联盟揪出来的。也是如此,对这方面他是有着一定权威的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只是这位,对了,都还不知道你怎么称呼。”

    杨夜并未在意,笑道:“唐星,你可以叫我唐。”

    假名字随口就来,无所谓不是,反正不过是个代号。就如詹姆斯邦德,明明知道他的名字绝对不会是“倪耶”,可他依然那么称呼,并未询问真名。一是相信杨夜怎么都不会告诉他,除非真是身份暴露。二是代号而已,只要知道称呼的是他也就够了。

    “唔,这位唐先生想要购买我那块石头,他出的价格可是很高的哦。”

    男人听了这话,眼眸一闪,笑道:“没想到还有人喜欢你的那块石头啊,唐先生也喜欢这样古怪的东西?”

    杨夜点点头:“不错,挺喜欢这些千奇百怪的东西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唐先生一表人才,不知哪里高就?”


    杨夜听得一愣,看着随意问着,一屁股坐在弗丽达的身旁。

    虽然没看到那石头,杨夜却相信那石头的珍贵之处。脑海中系统还在震动着,只是很细微,更不影响到他。

    因为没见过实物,无法判断到底是什么,但在他看来,应该是星核碎片或者元晶居多。这样的宝物,绝对不容错过。

    当然,脸上是绝对不能表现出来的,保持着一定的冷静。

    弗丽达脸上笑意更甚,盯着杨夜看了好一会才收回目光:“抱歉,既然你调查得那么详细,一定知道我对那石头同样有着好奇,我是不会卖的。”

    “一千万吧,怎么样,反正你也化验不出个究竟,不如交给我来算了。到时候如果我得到了结果,一定会给你一份相关资料。”

    弗丽达咯咯娇笑不已:“钱这种东西我还不缺,我这辈子最大的乐趣就是探索一些未知的东西。相比起事后的资料,我更喜欢这种探究的过程。”

    杨夜呲牙:“一千万不愿吗?总不可能一个亿吧?”

    弗丽达脸色一整,冷声道:“收起你那些没有意义的数字吧,别说一个亿,就算是十亿、百亿,我都不会卖给你。”

    女人突然的变脸,让杨夜有些奇怪。这丫的变化太快了,刚才还娇容满面,现在又变成这样,让他很无辜。

    “买卖不成情意在,你这态度可真让我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弗丽达冷着脸,声音也有些冰寒:“大家都不熟,你舒不舒服关我屁事。”

    杨夜汗颜不已,甚至都有股冲动,想要扇死她。

    尼玛老子是好心好意的过来跟你谈生意,不想也就罢了,何必要弄得这么僵?

    真以为你恨了不起啊,惹到老子,不跟你讲什么狗屁底线。不但抢你的宝物,还要在床上弄死你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是真的冲动了,若非还保持一定冷静,早就扑上去了。

    “咯咯,是不是很生气啊?”

    突然间,弗丽达娇笑了起来,整个身体也的颤抖着,胸前的那对山峰跟随着身形而剧烈动荡,一晃一晃说不得什么时候晃飞出去。

    杨夜有些诧异地看着对方。谁知道弗丽达突然起身,一个前扑就扑到他面前。她双手支着沙发,靠近着杨夜,中间距离不过三公分。

    吊带无法遮掩,露出了胸前大片的山峰和深深的沟壑。鼻端还有对方的金发发丝,有些痒痒。

    他是真的不理解了,对方到底搞毛啊。怎么前后差别那么大,现在又想勾引他,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“你知不知道。独自一人在别人的家里叫着后面大把个零的数字,是会招灾惹难的!”

    杨夜露出无辜的模样,身形后靠,想要跟弗丽达拉开距离:“我想。你不会这样对我的是不是?”

    弗丽达笑得更欢,如果吊带再宽松一点,山峰都要被她甩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不会,我说过这么几个数字的额度还不足以让我冒险。不过你们华国人还真是土豪。挥舞着支票,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要。”

    “没办法,我们是债主。不过欠钱的都是大爷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人惹得我们伍德大小姐这么高兴?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楼上传来洪亮的声音,紧接着就是沉闷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弗丽达脸上笑容不变,只是身形后缩,坐回到原来的位置。

    杨夜有些诧异,没想到这屋子里居然还有男人,不过看弗丽达那火辣的打扮,之前的开放作风,似乎也不是那么难以理解。

    顺着声音看过去,很成熟的一个男人,身上还带着贵气,似乎很亲和,偏偏又自以为高高在上,很矛盾的一种气质。

    从对方身上,杨夜感受到了一股奇异的气息。这股气息很沉稳,仿佛大地一样,偏偏又有些虚浮,很是奇怪。

    杨夜不知道来人是谁,但看得出,此人绝对不简单。应该跟这女人一样,都是异能者或者其他,只是隐藏得很深。

    当然,隐藏再深也比不上他。自如控制气血,收敛全部的力量,外面看过去就跟普通人一样。就算是再敏锐的人,也很难发现他身上的强者气息。

    这是他吃饭的手段,如果隐匿手段不足,很容易就会被超人联盟揪出来的。也是如此,对这方面他是有着一定权威的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只是这位,对了,都还不知道你怎么称呼。”

    杨夜并未在意,笑道:“唐星,你可以叫我唐。”

    假名字随口就来,无所谓不是,反正不过是个代号。就如詹姆斯邦德,明明知道他的名字绝对不会是“倪耶”,可他依然那么称呼,并未询问真名。一是相信杨夜怎么都不会告诉他,除非真是身份暴露。二是代号而已,只要知道称呼的是他也就够了。

    “唔,这位唐先生想要购买我那块石头,他出的价格可是很高的哦。”

    男人听了这话,眼眸一闪,笑道:“没想到还有人喜欢你的那块石头啊,唐先生也喜欢这样古怪的东西?”

    杨夜点点头:“不错,挺喜欢这些千奇百怪的东西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唐先生一表人才,不知哪里高就?”

    杨夜听得一愣,看着随意问着,一屁股坐在弗丽达的身旁。

    虽然没看到那石头,杨夜却相信那石头的珍贵之处。脑海中系统还在震动着,只是很细微,更不影响到他。

    因为没见过实物,无法判断到底是什么,但在他看来,应该是星核碎片或者元晶居多。这样的宝物,绝对不容错过。

    当然,脸上是绝对不能表现出来的,保持着一定的冷静。

    弗丽达脸上笑意更甚,盯着杨夜看了好一会才收回目光:“抱歉,既然你调查得那么详细,一定知道我对那石头同样有着好奇,我是不会卖的。”

    “一千万吧,怎么样,反正你也化验不出个究竟,不如交给我来算了。到时候如果我得到了结果,一定会给你一份相关资料。”

    弗丽达咯咯娇笑不已:“钱这种东西我还不缺,我这辈子最大的乐趣就是探索一些未知的东西。相比起事后的资料,我更喜欢这种探究的过程。”

    杨夜呲牙:“一千万不愿吗?总不可能一个亿吧?”

    弗丽达脸色一整,冷声道:“收起你那些没有意义的数字吧,别说一个亿,就算是十亿、百亿,我都不会卖给你。”

    女人突然的变脸,让杨夜有些奇怪。这丫的变化太快了,刚才还娇容满面,现在又变成这样,让他很无辜。

    “买卖不成情意在,你这态度可真让我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弗丽达冷着脸,声音也有些冰寒:“大家都不熟,你舒不舒服关我屁事。”

    杨夜汗颜不已,甚至都有股冲动,想要扇死她。

    尼玛老子是好心好意的过来跟你谈生意,不想也就罢了,何必要弄得这么僵?

    真以为你恨了不起啊,惹到老子,不跟你讲什么狗屁底线。不但抢你的宝物,还要在床上弄死你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是真的冲动了,若非还保持一定冷静,早就扑上去了。

    “咯咯,是不是很生气啊?”

    突然间,弗丽达娇笑了起来,整个身体也的颤抖着,胸前的那对山峰跟随着身形而剧烈动荡,一晃一晃说不得什么时候晃飞出去。

    杨夜有些诧异地看着对方。谁知道弗丽达突然起身,一个前扑就扑到他面前。她双手支着沙发,靠近着杨夜,中间距离不过三公分。

    吊带无法遮掩,露出了胸前大片的山峰和深深的沟壑。鼻端还有对方的金发发丝,有些痒痒。

    他是真的不理解了,对方到底搞毛啊。怎么前后差别那么大,现在又想勾引他,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“你知不知道。独自一人在别人的家里叫着后面大把个零的数字,是会招灾惹难的!”

    杨夜露出无辜的模样,身形后靠,想要跟弗丽达拉开距离:“我想。你不会这样对我的是不是?”

    弗丽达笑得更欢,如果吊带再宽松一点,山峰都要被她甩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不会,我说过这么几个数字的额度还不足以让我冒险。不过你们华国人还真是土豪。挥舞着支票,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要。”

    “没办法,我们是债主。不过欠钱的都是大爷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人惹得我们伍德大小姐这么高兴?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楼上传来洪亮的声音,紧接着就是沉闷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弗丽达脸上笑容不变,只是身形后缩,坐回到原来的位置。

    杨夜有些诧异,没想到这屋子里居然还有男人,不过看弗丽达那火辣的打扮,之前的开放作风,似乎也不是那么难以理解。

    顺着声音看过去,很成熟的一个男人,身上还带着贵气,似乎很亲和,偏偏又自以为高高在上,很矛盾的一种气质。

    从对方身上,杨夜感受到了一股奇异的气息。这股气息很沉稳,仿佛大地一样,偏偏又有些虚浮,很是奇怪。

    杨夜不知道来人是谁,但看得出,此人绝对不简单。应该跟这女人一样,都是异能者或者其他,只是隐藏得很深。

    当然,隐藏再深也比不上他。自如控制气血,收敛全部的力量,外面看过去就跟普通人一样。就算是再敏锐的人,也很难发现他身上的强者气息。

    这是他吃饭的手段,如果隐匿手段不足,很容易就会被超人联盟揪出来的。也是如此,对这方面他是有着一定权威的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只是这位,对了,都还不知道你怎么称呼。”

    杨夜并未在意,笑道:“唐星,你可以叫我唐。”

    假名字随口就来,无所谓不是,反正不过是个代号。就如詹姆斯邦德,明明知道他的名字绝对不会是“倪耶”,可他依然那么称呼,并未询问真名。一是相信杨夜怎么都不会告诉他,除非真是身份暴露。二是代号而已,只要知道称呼的是他也就够了。

    “唔,这位唐先生想要购买我那块石头,他出的价格可是很高的哦。”

    男人听了这话,眼眸一闪,笑道:“没想到还有人喜欢你的那块石头啊,唐先生也喜欢这样古怪的东西?”

    杨夜点点头:“不错,挺喜欢这些千奇百怪的东西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唐先生一表人才,不知哪里高就?”

    杨夜听得一愣,看着随意问着,一屁股坐在弗丽达的身旁。

    虽然没看到那石头,杨夜却相信那石头的珍贵之处。脑海中系统还在震动着,只是很细微,更不影响到他。

    因为没见过实物,无法判断到底是什么,但在他看来,应该是星核碎片或者元晶居多。这样的宝物,绝对不容错过。

    当然,脸上是绝对不能表现出来的,保持着一定的冷静。

    弗丽达脸上笑意更甚,盯着杨夜看了好一会才收回目光:“抱歉,既然你调查得那么详细,一定知道我对那石头同样有着好奇,我是不会卖的。”

    “一千万吧,怎么样,反正你也化验不出个究竟,不如交给我来算了。到时候如果我得到了结果,一定会给你一份相关资料。”

    弗丽达咯咯娇笑不已:“钱这种东西我还不缺,我这辈子最大的乐趣就是探索一些未知的东西。相比起事后的资料,我更喜欢这种探究的过程。”

    杨夜呲牙:“一千万不愿吗?总不可能一个亿吧?”

    弗丽达脸色一整,冷声道:“收起你那些没有意义的数字吧,别说一个亿,就算是十亿、百亿,我都不会卖给你。”

    女人突然的变脸,让杨夜有些奇怪。这丫的变化太快了,刚才还娇容满面,现在又变成这样,让他很无辜。

    “买卖不成情意在,你这态度可真让我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弗丽达冷着脸,声音也有些冰寒:“大家都不熟,你舒不舒服关我屁事。”

    杨夜汗颜不已,甚至都有股冲动,想要扇死她。

    尼玛老子是好心好意的过来跟你谈生意,不想也就罢了,何必要弄得这么僵?

    真以为你恨了不起啊,惹到老子,不跟你讲什么狗屁底线。不但抢你的宝物,还要在床上弄死你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是真的冲动了,若非还保持一定冷静,早就扑上去了。

    “咯咯,是不是很生气啊?”

    突然间,弗丽达娇笑了起来,整个身体也的颤抖着,胸前的那对山峰跟随着身形而剧烈动荡,一晃一晃说不得什么时候晃飞出去。

    杨夜有些诧异地看着对方。谁知道弗丽达突然起身,一个前扑就扑到他面前。她双手支着沙发,靠近着杨夜,中间距离不过三公分。

    吊带无法遮掩,露出了胸前大片的山峰和深深的沟壑。鼻端还有对方的金发发丝,有些痒痒。

    他是真的不理解了,对方到底搞毛啊。怎么前后差别那么大,现在又想勾引他,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“你知不知道。独自一人在别人的家里叫着后面大把个零的数字,是会招灾惹难的!”

    杨夜露出无辜的模样,身形后靠,想要跟弗丽达拉开距离:“我想。你不会这样对我的是不是?”

    弗丽达笑得更欢,如果吊带再宽松一点,山峰都要被她甩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不会,我说过这么几个数字的额度还不足以让我冒险。不过你们华国人还真是土豪。挥舞着支票,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要。”

    “没办法,我们是债主。不过欠钱的都是大爷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人惹得我们伍德大小姐这么高兴?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楼上传来洪亮的声音,紧接着就是沉闷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弗丽达脸上笑容不变,只是身形后缩,坐回到原来的位置。

    杨夜有些诧异,没想到这屋子里居然还有男人,不过看弗丽达那火辣的打扮,之前的开放作风,似乎也不是那么难以理解。

    顺着声音看过去,很成熟的一个男人,身上还带着贵气,似乎很亲和,偏偏又自以为高高在上,很矛盾的一种气质。

    从对方身上,杨夜感受到了一股奇异的气息。这股气息很沉稳,仿佛大地一样,偏偏又有些虚浮,很是奇怪。

    杨夜不知道来人是谁,但看得出,此人绝对不简单。应该跟这女人一样,都是异能者或者其他,只是隐藏得很深。

    当然,隐藏再深也比不上他。自如控制气血,收敛全部的力量,外面看过去就跟普通人一样。就算是再敏锐的人,也很难发现他身上的强者气息。

    这是他吃饭的手段,如果隐匿手段不足,很容易就会被超人联盟揪出来的。也是如此,对这方面他是有着一定权威的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只是这位,对了,都还不知道你怎么称呼。”

    杨夜并未在意,笑道:“唐星,你可以叫我唐。”

    假名字随口就来,无所谓不是,反正不过是个代号。就如詹姆斯邦德,明明知道他的名字绝对不会是“倪耶”,可他依然那么称呼,并未询问真名。一是相信杨夜怎么都不会告诉他,除非真是身份暴露。二是代号而已,只要知道称呼的是他也就够了。

    “唔,这位唐先生想要购买我那块石头,他出的价格可是很高的哦。”

    男人听了这话,眼眸一闪,笑道:“没想到还有人喜欢你的那块石头啊,唐先生也喜欢这样古怪的东西?”

    杨夜点点头:“不错,挺喜欢这些千奇百怪的东西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唐先生一表人才,不知哪里高就?”

    杨夜听得一愣,看着随意问着,一屁股坐在弗丽达的身旁。

    虽然没看到那石头,杨夜却相信那石头的珍贵之处。脑海中系统还在震动着,只是很细微,更不影响到他。

    因为没见过实物,无法判断到底是什么,但在他看来,应该是星核碎片或者元晶居多。这样的宝物,绝对不容错过。

    当然,脸上是绝对不能表现出来的,保持着一定的冷静。

    弗丽达脸上笑意更甚,盯着杨夜看了好一会才收回目光:“抱歉,既然你调查得那么详细,一定知道我对那石头同样有着好奇,我是不会卖的。”

    “一千万吧,怎么样,反正你也化验不出个究竟,不如交给我来算了。到时候如果我得到了结果,一定会给你一份相关资料。”

    弗丽达咯咯娇笑不已:“钱这种东西我还不缺,我这辈子最大的乐趣就是探索一些未知的东西。相比起事后的资料,我更喜欢这种探究的过程。”

    杨夜呲牙:“一千万不愿吗?总不可能一个亿吧?”

    弗丽达脸色一整,冷声道:“收起你那些没有意义的数字吧,别说一个亿,就算是十亿、百亿,我都不会卖给你。”

    女人突然的变脸,让杨夜有些奇怪。这丫的变化太快了,刚才还娇容满面,现在又变成这样,让他很无辜。

    “买卖不成情意在,你这态度可真让我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弗丽达冷着脸,声音也有些冰寒:“大家都不熟,你舒不舒服关我屁事。”

    杨夜汗颜不已,甚至都有股冲动,想要扇死她。

    尼玛老子是好心好意的过来跟你谈生意,不想也就罢了,何必要弄得这么僵?

    真以为你恨了不起啊,惹到老子,不跟你讲什么狗屁底线。不但抢你的宝物,还要在床上弄死你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是真的冲动了,若非还保持一定冷静,早就扑上去了。

    “咯咯,是不是很生气啊?”

    突然间,弗丽达娇笑了起来,整个身体也的颤抖着,胸前的那对山峰跟随着身形而剧烈动荡,一晃一晃说不得什么时候晃飞出去。

    杨夜有些诧异地看着对方。谁知道弗丽达突然起身,一个前扑就扑到他面前。她双手支着沙发,靠近着杨夜,中间距离不过三公分。

    吊带无法遮掩,露出了胸前大片的山峰和深深的沟壑。鼻端还有对方的金发发丝,有些痒痒。

    他是真的不理解了,对方到底搞毛啊。怎么前后差别那么大,现在又想勾引他,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“你知不知道。独自一人在别人的家里叫着后面大把个零的数字,是会招灾惹难的!”

    杨夜露出无辜的模样,身形后靠,想要跟弗丽达拉开距离:“我想。你不会这样对我的是不是?”

    弗丽达笑得更欢,如果吊带再宽松一点,山峰都要被她甩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不会,我说过这么几个数字的额度还不足以让我冒险。不过你们华国人还真是土豪。挥舞着支票,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要。”

    “没办法,我们是债主。不过欠钱的都是大爷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人惹得我们伍德大小姐这么高兴?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楼上传来洪亮的声音,紧接着就是沉闷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弗丽达脸上笑容不变,只是身形后缩,坐回到原来的位置。

    杨夜有些诧异,没想到这屋子里居然还有男人,不过看弗丽达那火辣的打扮,之前的开放作风,似乎也不是那么难以理解。

    顺着声音看过去,很成熟的一个男人,身上还带着贵气,似乎很亲和,偏偏又自以为高高在上,很矛盾的一种气质。

    从对方身上,杨夜感受到了一股奇异的气息。这股气息很沉稳,仿佛大地一样,偏偏又有些虚浮,很是奇怪。

    杨夜不知道来人是谁,但看得出,此人绝对不简单。应该跟这女人一样,都是异能者或者其他,只是隐藏得很深。

    当然,隐藏再深也比不上他。自如控制气血,收敛全部的力量,外面看过去就跟普通人一样。就算是再敏锐的人,也很难发现他身上的强者气息。

    这是他吃饭的手段,如果隐匿手段不足,很容易就会被超人联盟揪出来的。也是如此,对这方面他是有着一定权威的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只是这位,对了,都还不知道你怎么称呼。”

    杨夜并未在意,笑道:“唐星,你可以叫我唐。”

    假名字随口就来,无所谓不是,反正不过是个代号。就如詹姆斯邦德,明明知道他的名字绝对不会是“倪耶”,可他依然那么称呼,并未询问真名。一是相信杨夜怎么都不会告诉他,除非真是身份暴露。二是代号而已,只要知道称呼的是他也就够了。

    “唔,这位唐先生想要购买我那块石头,他出的价格可是很高的哦。”

    男人听了这话,眼眸一闪,笑道:“没想到还有人喜欢你的那块石头啊,唐先生也喜欢这样古怪的东西?”

    杨夜点点头:“不错,挺喜欢这些千奇百怪的东西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唐先生一表人才,不知哪里高就?”

    杨夜听得一愣,看着随意问着,一屁股坐在弗丽达的身旁。

    测试广告2


https://hk.cizige.com/7523/836.html
上一页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