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籍详情
收录时间: 2021-05-12 20:39:49
“寒儿,寒儿,我不该,不该放手啊!”一男子满脸血泪匍匐在地,捶打着地面,痛哭流涕。 “锦哥哥,寒儿不后悔,为了大理,为了百姓,锦哥哥一定要好好活下去!生儿育女……”女子全身只剩下一个身子,四肢全无,正朝着前方男子方向滚过去…… 男子抱起女子余下的身躯,全身都在颤抖,他发出了绝望的吼叫:“为什么?为什么?老天爷,让一切都朝我来,不要伤害我的寒儿啊——” 一双华贵的靴子慢慢踱了过来,在男子身旁停下。 “我得不到的东西,别人也休想得到。这一世,生生世世!” 三千年后。 “主子,还记得孔雀么?” “回去吧!万事不可强求,我与他已经无缘。” 三千年前的情缘已断,今世能否重圆?
阅读源
联系站长索引该书籍 交流群:389887808
ID 源名 最新章节 状态 响应时间 操作
热门小说
作者:贝昕
贝昕是马甲号,常用笔名为“鲜橙”,谢谢。 一个心狠手辣的男人,一个不屈不挠的灵魂,以及一段处处是错的纠缠⋯⋯ 四年前,她送他进监牢,直至确定他被执行死刑,方才安心。 四年后,他扯她入地狱,亲眼看着她被侮辱伤害,却仍不解恨。 这是一场精心准备的报复,也是一场隐忍持久的复仇。 傅慎行原本以为,何妍会一直是他的掌中之物的。
作者:唐家三少
大陆传奇,一战成名;凤凰圣女,风火流星神界刀法;双升融合,金阳蓝月,雷霆之怒,这里没有魔法,没有斗气,没有武术,却有武魂。唐门创立万年之后的斗罗大陆上,唐门式微。一代天骄横空出世,新一代史莱克七怪能否重振唐门,谱写一曲绝世唐门之歌?   百万年魂兽,手握日月摘星辰的死灵圣法神,导致唐门衰落的全新魂导器体系。一切的神奇都将一一展现。   唐门暗器能否重振雄风,唐门能否重现辉煌,一切尽在《斗罗大陆》第二部——《绝世唐门》!
作者:贼眉鼠眼
朝为田舍郎,暮登天子堂。 大唐天宝,顾青身着布衣从烟尘里走来,在长安皇城的大道上,看着鳞次栉比的华丽殿宇,一步,两步,步步生莲。 他渐渐握住了这个强盛王朝的脉搏,也看到了饱受挫折打击的李隆基那张灰败阴暗的脸。 俯下身,顾青微笑着对李隆基说:“陛下,您是否该禅位了?做个太上皇多好,天下事,臣愿为陛下分忧决断。”
作者:猫腻
与天斗,其乐无穷。   ……
作者:流浪的蛤蟆
如果有个人练成了百鸟生的暗杀第一剑,并且这个人还站在了你的面前,那么……你就已经是个死人了!没有人能形容那一剑的风骚,就像没有人能躲过一个封闭车厢中的闷屁……这是一个闷骚男穿越到仙侠世界的故事。
作者:西风紧
大明初年风云激荡,注定要身败名裂、被活活烧死的王,必须要走上叛天之路。恩怨爱恨,功过成败,一切将会如何重演?
推荐小说
作者:怡然
我——南宫玥,南宫术师的传人。出生的那一天,我们族长说,将来会是我找到失落已久的灵石。可能吗?长至十八岁,我自认为法术平平,连小我两岁的弟弟法术都比我高深。真的很怀疑...... 十八岁,是普通女孩的长人礼,而我们术师到了那一天却要执行一次非常任务:穿越到唐代找回丢失的灵石,可是几百年来,却没有人能成功。 十八岁生日的那一天,我也穿越了,可是笨笨的我却错误的来到了那个书上说的“孔雀东南飞”的年代,在我误打误撞中才明白为什么先人一直找不到那块灵石。原来都是传言的错,真正的灵石早已是遗失在孔雀东南飞的季节里...... 我带着灵石回到现代,但是我的爱呢?它也能回来吗? 重要提示:本文更新缓慢,入坑者请慎重!
作者:孔雀东南飞
自古以来,逢山开路,遇水搭桥,凡是动土修建,无论阴宅阳宅,都会请人先观风水,测吉凶,方可动土。而这种人,一般被人们称为风水先生,可在他们行业内,却自称为观灵人。 而本人有幸在几十年前遇到了一位真正的观灵人,并且跟他一起经历了一些常人难以想象的离奇事件,如今回想起来,历历在目。
作者:孔雀东南飞
寻龙点穴跨南北,堪舆卜卦解是非。 阴阳妙法了俗世,奇门遁甲判喜悲。 天地初开,万物有灵,阴阳有分。 这人世间的种种遭遇经历皆逃不出因果循环四字。 奇诡龙墓,魅惑山妖,深海神殿…… 一尊血佛到底隐藏了多少秘密…… 一桩桩奇闻异事背后除了一段段鲜为人知的故事,更多的则是阴阳轮回的五味杂陈 且跟随我的脚步,让我带你走进全新的世界,颠覆你对常理的认知。
作者:孔雀东南飞
这世界有阴阳两面,有人做活人的生意,而有的人做死人的生意,有的人为活人办差,有的人为死人做事,比如鬼餐厅,鬼诊所…
作者:susan_123
都看过那箜篌声中美丽的女子,都听过那样惊天地泣鬼神的爱情,他们的爱情到底是什么样子呢?小飞来到那个时空目睹了这样一段爱情的传说……
作者:窈窕眉黛
旧上海天生就是一座有故事的城市,浮华背后荡漾着异样的风景,无论是动荡或是繁花,似乎都是它不可磨灭的色彩。   记忆之中,总是在王家卫的电影亦或是张爱玲的小说之中嗅到一丝旧上海风情,常常想着若我们回到那个年代,可以追寻到什么呢?   *   1921年,南方成家统领南方六省,觊觎沈家的军权。北方沈家手握北方军权,与成家分庭抗礼。商界以徽州商人墨家为代表,垄断南北商行。上海滩上,青帮一家独大,揽了码头航运。   几大名门望族,看似平静,实则风起云涌,阴谋遍地。   彼时,   他是杜聿,叱咤风云的上海滩五少,阴狠决绝;   她是墨月锦,离乡背井的柔弱孤女,风雨飘零。   他将她捧于云上,而后又重重摔下。   【岁月里淡淡的甜蜜】   死生契阔,与子成说。   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   于嗟阔兮,不我活兮。   于嗟洵兮,不我信兮。   见他一本正经念出诗经中的这段,她越发想笑,却不回应。   “我就说我不能说这么拗口的话,我要你墨月锦做我的女人,以后为你生为你死,在所不惜。”   她挑眼看看他,虽不是什么及其诗意的情话,却让她倾心不已。   【被时光掩埋的秘密】   她紧握着手枪,黑洞洞的枪口直逼他的额头,面前的男人不躲,也丝毫不畏惧。   “怎么,还不开枪吗?”   “他们说,是你杀了我父亲,真的么?”   他笑道,“你信我还是信他们?”   一问一答之间,她早已满脸泪痕。   他想着白日里医生的话,终是掩藏了心里的一丝苦涩,坦言道,“你父亲确实是我亲手所杀。”   她抬头,只见一个完全陌生的男子笑着对她说,“你说要是他知道他的女儿要为我生儿育女,是不是死都不能瞑目呢。”   【繁花里的血腥之气】   “杀人对于我们来说不过是混饭吃的工具。”青帮之中一个小家伙如是说道。   “可是你还那么小,不应当过上这样的日子。”她虽天真,不过是可怜小家伙而已,“要不我教你读书认字好了,虽不见得精通,倒也可以学上一些东西。”   小家伙笑道,“那只能等你轮回之时再教了。”说罢,他拿出一支枪对准了月锦。   【乱世飘零中的分离】   “我不想走,谁也不能让我离开。”   “有一个人可以,她在那里,你就必须在那里。”   她微然一笑,倾国倾城,“你错了,是她在那里,你应该就去那里。”   杜聿只觉得一阵晕眩,便再没了知觉。   再清醒,他已然身在去往英国的渡轮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