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零二章 异变《破石拳》

    测试广告1

    维克多看着手机,愣怔着,嘴巴哆嗦着却说不出话来。读爸爸 m.dubaba.cc△¢小說,

    派出的十多人,可都是他在花旗国的力量。

    他虽然身为王室护卫队头领,但实际上手下都是王室护卫,在白金汉宫是听他的话,可除了米字国,他没有指令成员的权限。

    何况那些护卫更不可能跟随着他出来到花旗国,因为压根不是他的手下。

    利用在白金汉宫的权限,维克多也在发展自己的势力。可到底底蕴不足,手头也就两个战队。其中一个战队已经彻底被剿灭,一点波浪都没掀起过。另一个战队却还在米字国,保护老巢。

    他能够在短短几年发展到现在这样的势力,实际上还是多亏了望气异能。

    本以为一个战队派出去也算是看得起杨夜了,肯定是手到擒来。

    可现在这么巨大的损失,直接让他力量削弱了一半,怎不让他心痛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,为什么会这样!”

    一把扔掉了手机,看着四分五裂的机身,维克多的身体都因为愤怒而颤抖着。

    他实在不敢相信,事情的结局会是这个样子,一想到这其中的后果,他的身体就有些发抖。

    他维克多能够跟弗丽达、克里莫斯合作,靠的是他王室侍卫头领,还有自身的势力。

    现在势力大幅度下跌,要是被人知道,在这两人心目中的地位会大幅度下降,到时候利益也会更少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什么人,为什么会这么恐怖。伊丽莎白这个贱人,难怪会跟他有一腿,一点动静都没有就解决掉一个战队,也太诡异了。”

    维克多的身体都忍不住有些颤抖,他不过是个c级异能者,而且异能还是望气。虽然隐藏有手段。但自信也做不到轻易抹杀自己的一个战队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太危险了,若是对方知道自己出的手,肯定不会善罢甘休。最重要的是,现阶段他也没有其他的力量去找对方麻烦啊。

    难道就这样放弃不成?

    维克多不愿就这样放过杨夜,可想来想去,都想不到该如何报复对方。

    忽然间,他脑光一闪。

    “那唐星是华国人,而且实力这么强,难道他就是幽灵?”

    “伊丽莎白是来追讨脑核的,当初幽灵正好阻止。是否勾搭成奸?”

    这些想法一出,维克多就没法驱散。虽然感觉不应该,毕竟伊丽莎白根本不认识幽灵,后来的冲突,也只是意外。

    可是这念头出现之后,就无法驱逐掉,总觉得这很有可能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,我根本不需要确定真假,只要把消息传给超人联盟就够了。到时候自然有他受的。”

    维克多忽然间恍然大悟,的确,以超人联盟对幽灵的痛恨,如果知道了一点可能性。绝对会派人去调查。到时候无论真假,那什么狗屁唐星就会跟超人联盟杠上,这招借刀杀人不要太狠辣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,维克多自然不再迟疑。思索着怎么透露消息给超人联盟,既不会暴露自己的身份,又得有几分可信度。

    维克多的心思杨夜不知道。此刻送走了来询问笔录的两个警察,关上铁门,一边打着哈欠一边舒展着懒腰。

    到底是别墅周边发生的,虽然其中很多已经处理过,看不出来了,但一些地方还是没法掩盖的。如此一来,四周的居民自然会受到询问。不一定是恶意的,毕竟住在这的可都是有钱人,在这个资本的国度,没多少人会随意招惹。

    至于杨夜这样的华人,虽然会有些怀疑,但还不至于被人区别对待。最近几年,华人土豪越来越多,各处撒钱,虽然惹来很多人的鄙视和嘲讽,但不得不承认也让一些区别对待的态度发生一定程度的扭转。

    回到客厅,听着练功房传来的霍霍剑锋破空声,杨夜露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听这声音就能听得出姬玄月的进步,大清早的练习,显然是精力十足。

    这几天的静修,女孩的进步肉眼可见,不过要突破先天可能还需要时间,按照这样的计算,说不定杨夜都要超越她。

    无所事事之下,走进了厨房,忙碌起了早餐。

    他也逐渐喜欢上了这种生活状态,没事的时候,弄点吃的,陶冶下情操,也是不错的事情嘛。

    他可不在乎食物的口味,那玩意跟他不是一个世界。

    没多久,一番热火朝天的忙碌,就搞定了早餐。

    看着满桌子的食物,杨夜神得意满地脱掉了身上的围裙,满脸的骄傲。

    “咦,这不是前几天去的那中餐馆打包的吗,怎么还在这?”

    “前些天的小笼包也是这样,你不会是早在来花旗国之前就在国内准备好的同一批吧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姬玄月正好练剑结束,闻到香味,不由自主的走到餐桌。看着满桌的食物,忽然间指指点点起来。

    杨夜那个汗颜啊,尼玛给点面子不行吗?

    维克多看着手机,愣怔着,嘴巴哆嗦着却说不出话来。△¢小說,

    派出的十多人,可都是他在花旗国的力量。

    他虽然身为王室护卫队头领,但实际上手下都是王室护卫,在白金汉宫是听他的话,可除了米字国,他没有指令成员的权限。

    何况那些护卫更不可能跟随着他出来到花旗国,因为压根不是他的手下。

    利用在白金汉宫的权限,维克多也在发展自己的势力。可到底底蕴不足,手头也就两个战队。其中一个战队已经彻底被剿灭,一点波浪都没掀起过。另一个战队却还在米字国,保护老巢。

    他能够在短短几年发展到现在这样的势力,实际上还是多亏了望气异能。

    本以为一个战队派出去也算是看得起杨夜了,肯定是手到擒来。

    可现在这么巨大的损失,直接让他力量削弱了一半,怎不让他心痛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,为什么会这样!”

    一把扔掉了手机,看着四分五裂的机身,维克多的身体都因为愤怒而颤抖着。

    他实在不敢相信,事情的结局会是这个样子,一想到这其中的后果,他的身体就有些发抖。

    他维克多能够跟弗丽达、克里莫斯合作,靠的是他王室侍卫头领,还有自身的势力。

    现在势力大幅度下跌,要是被人知道,在这两人心目中的地位会大幅度下降,到时候利益也会更少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什么人,为什么会这么恐怖。伊丽莎白这个贱人,难怪会跟他有一腿,一点动静都没有就解决掉一个战队,也太诡异了。”

    维克多的身体都忍不住有些颤抖,他不过是个c级异能者,而且异能还是望气。虽然隐藏有手段。但自信也做不到轻易抹杀自己的一个战队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太危险了,若是对方知道自己出的手,肯定不会善罢甘休。最重要的是,现阶段他也没有其他的力量去找对方麻烦啊。

    难道就这样放弃不成?

    维克多不愿就这样放过杨夜,可想来想去,都想不到该如何报复对方。

    忽然间,他脑光一闪。

    “那唐星是华国人,而且实力这么强,难道他就是幽灵?”

    “伊丽莎白是来追讨脑核的,当初幽灵正好阻止。是否勾搭成奸?”

    这些想法一出,维克多就没法驱散。虽然感觉不应该,毕竟伊丽莎白根本不认识幽灵,后来的冲突,也只是意外。

    可是这念头出现之后,就无法驱逐掉,总觉得这很有可能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,我根本不需要确定真假,只要把消息传给超人联盟就够了。到时候自然有他受的。”

    维克多忽然间恍然大悟,的确,以超人联盟对幽灵的痛恨,如果知道了一点可能性。绝对会派人去调查。到时候无论真假,那什么狗屁唐星就会跟超人联盟杠上,这招借刀杀人不要太狠辣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,维克多自然不再迟疑。思索着怎么透露消息给超人联盟,既不会暴露自己的身份,又得有几分可信度。

    维克多的心思杨夜不知道。此刻送走了来询问笔录的两个警察,关上铁门,一边打着哈欠一边舒展着懒腰。

    到底是别墅周边发生的,虽然其中很多已经处理过,看不出来了,但一些地方还是没法掩盖的。如此一来,四周的居民自然会受到询问。不一定是恶意的,毕竟住在这的可都是有钱人,在这个资本的国度,没多少人会随意招惹。

    至于杨夜这样的华人,虽然会有些怀疑,但还不至于被人区别对待。最近几年,华人土豪越来越多,各处撒钱,虽然惹来很多人的鄙视和嘲讽,但不得不承认也让一些区别对待的态度发生一定程度的扭转。

    回到客厅,听着练功房传来的霍霍剑锋破空声,杨夜露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听这声音就能听得出姬玄月的进步,大清早的练习,显然是精力十足。

    这几天的静修,女孩的进步肉眼可见,不过要突破先天可能还需要时间,按照这样的计算,说不定杨夜都要超越她。

    无所事事之下,走进了厨房,忙碌起了早餐。

    他也逐渐喜欢上了这种生活状态,没事的时候,弄点吃的,陶冶下情操,也是不错的事情嘛。

    他可不在乎食物的口味,那玩意跟他不是一个世界。

    没多久,一番热火朝天的忙碌,就搞定了早餐。

    看着满桌子的食物,杨夜神得意满地脱掉了身上的围裙,满脸的骄傲。

    “咦,这不是前几天去的那中餐馆打包的吗,怎么还在这?”

    “前些天的小笼包也是这样,你不会是早在来花旗国之前就在国内准备好的同一批吧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姬玄月正好练剑结束,闻到香味,不由自主的走到餐桌。看着满桌的食物,忽然间指指点点起来。

    杨夜那个汗颜啊,尼玛给点面子不行吗?

    维克多看着手机,愣怔着,嘴巴哆嗦着却说不出话来。△¢小說,

    派出的十多人,可都是他在花旗国的力量。

    他虽然身为王室护卫队头领,但实际上手下都是王室护卫,在白金汉宫是听他的话,可除了米字国,他没有指令成员的权限。

    何况那些护卫更不可能跟随着他出来到花旗国,因为压根不是他的手下。

    利用在白金汉宫的权限,维克多也在发展自己的势力。可到底底蕴不足,手头也就两个战队。其中一个战队已经彻底被剿灭,一点波浪都没掀起过。另一个战队却还在米字国,保护老巢。

    他能够在短短几年发展到现在这样的势力,实际上还是多亏了望气异能。

    本以为一个战队派出去也算是看得起杨夜了,肯定是手到擒来。

    可现在这么巨大的损失,直接让他力量削弱了一半,怎不让他心痛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,为什么会这样!”

    一把扔掉了手机,看着四分五裂的机身,维克多的身体都因为愤怒而颤抖着。

    他实在不敢相信,事情的结局会是这个样子,一想到这其中的后果,他的身体就有些发抖。

    他维克多能够跟弗丽达、克里莫斯合作,靠的是他王室侍卫头领,还有自身的势力。

    现在势力大幅度下跌,要是被人知道,在这两人心目中的地位会大幅度下降,到时候利益也会更少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什么人,为什么会这么恐怖。伊丽莎白这个贱人,难怪会跟他有一腿,一点动静都没有就解决掉一个战队,也太诡异了。”

    维克多的身体都忍不住有些颤抖,他不过是个c级异能者,而且异能还是望气。虽然隐藏有手段。但自信也做不到轻易抹杀自己的一个战队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太危险了,若是对方知道自己出的手,肯定不会善罢甘休。最重要的是,现阶段他也没有其他的力量去找对方麻烦啊。

    难道就这样放弃不成?

    维克多不愿就这样放过杨夜,可想来想去,都想不到该如何报复对方。

    忽然间,他脑光一闪。

    “那唐星是华国人,而且实力这么强,难道他就是幽灵?”

    “伊丽莎白是来追讨脑核的,当初幽灵正好阻止。是否勾搭成奸?”

    这些想法一出,维克多就没法驱散。虽然感觉不应该,毕竟伊丽莎白根本不认识幽灵,后来的冲突,也只是意外。

    可是这念头出现之后,就无法驱逐掉,总觉得这很有可能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,我根本不需要确定真假,只要把消息传给超人联盟就够了。到时候自然有他受的。”

    维克多忽然间恍然大悟,的确,以超人联盟对幽灵的痛恨,如果知道了一点可能性。绝对会派人去调查。到时候无论真假,那什么狗屁唐星就会跟超人联盟杠上,这招借刀杀人不要太狠辣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,维克多自然不再迟疑。思索着怎么透露消息给超人联盟,既不会暴露自己的身份,又得有几分可信度。

    维克多的心思杨夜不知道。此刻送走了来询问笔录的两个警察,关上铁门,一边打着哈欠一边舒展着懒腰。

    到底是别墅周边发生的,虽然其中很多已经处理过,看不出来了,但一些地方还是没法掩盖的。如此一来,四周的居民自然会受到询问。不一定是恶意的,毕竟住在这的可都是有钱人,在这个资本的国度,没多少人会随意招惹。

    至于杨夜这样的华人,虽然会有些怀疑,但还不至于被人区别对待。最近几年,华人土豪越来越多,各处撒钱,虽然惹来很多人的鄙视和嘲讽,但不得不承认也让一些区别对待的态度发生一定程度的扭转。

    回到客厅,听着练功房传来的霍霍剑锋破空声,杨夜露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听这声音就能听得出姬玄月的进步,大清早的练习,显然是精力十足。

    这几天的静修,女孩的进步肉眼可见,不过要突破先天可能还需要时间,按照这样的计算,说不定杨夜都要超越她。

    无所事事之下,走进了厨房,忙碌起了早餐。

    他也逐渐喜欢上了这种生活状态,没事的时候,弄点吃的,陶冶下情操,也是不错的事情嘛。

    他可不在乎食物的口味,那玩意跟他不是一个世界。

    没多久,一番热火朝天的忙碌,就搞定了早餐。

    看着满桌子的食物,杨夜神得意满地脱掉了身上的围裙,满脸的骄傲。

    “咦,这不是前几天去的那中餐馆打包的吗,怎么还在这?”

    “前些天的小笼包也是这样,你不会是早在来花旗国之前就在国内准备好的同一批吧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姬玄月正好练剑结束,闻到香味,不由自主的走到餐桌。看着满桌的食物,忽然间指指点点起来。

    杨夜那个汗颜啊,尼玛给点面子不行吗?

    维克多看着手机,愣怔着,嘴巴哆嗦着却说不出话来。△¢小說,

    派出的十多人,可都是他在花旗国的力量。

    他虽然身为王室护卫队头领,但实际上手下都是王室护卫,在白金汉宫是听他的话,可除了米字国,他没有指令成员的权限。

    何况那些护卫更不可能跟随着他出来到花旗国,因为压根不是他的手下。

    利用在白金汉宫的权限,维克多也在发展自己的势力。可到底底蕴不足,手头也就两个战队。其中一个战队已经彻底被剿灭,一点波浪都没掀起过。另一个战队却还在米字国,保护老巢。

    他能够在短短几年发展到现在这样的势力,实际上还是多亏了望气异能。

    本以为一个战队派出去也算是看得起杨夜了,肯定是手到擒来。

    可现在这么巨大的损失,直接让他力量削弱了一半,怎不让他心痛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,为什么会这样!”

    一把扔掉了手机,看着四分五裂的机身,维克多的身体都因为愤怒而颤抖着。

    他实在不敢相信,事情的结局会是这个样子,一想到这其中的后果,他的身体就有些发抖。

    他维克多能够跟弗丽达、克里莫斯合作,靠的是他王室侍卫头领,还有自身的势力。

    现在势力大幅度下跌,要是被人知道,在这两人心目中的地位会大幅度下降,到时候利益也会更少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什么人,为什么会这么恐怖。伊丽莎白这个贱人,难怪会跟他有一腿,一点动静都没有就解决掉一个战队,也太诡异了。”

    维克多的身体都忍不住有些颤抖,他不过是个c级异能者,而且异能还是望气。虽然隐藏有手段。但自信也做不到轻易抹杀自己的一个战队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太危险了,若是对方知道自己出的手,肯定不会善罢甘休。最重要的是,现阶段他也没有其他的力量去找对方麻烦啊。

    难道就这样放弃不成?

    维克多不愿就这样放过杨夜,可想来想去,都想不到该如何报复对方。

    忽然间,他脑光一闪。

    “那唐星是华国人,而且实力这么强,难道他就是幽灵?”

    “伊丽莎白是来追讨脑核的,当初幽灵正好阻止。是否勾搭成奸?”

    这些想法一出,维克多就没法驱散。虽然感觉不应该,毕竟伊丽莎白根本不认识幽灵,后来的冲突,也只是意外。

    可是这念头出现之后,就无法驱逐掉,总觉得这很有可能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,我根本不需要确定真假,只要把消息传给超人联盟就够了。到时候自然有他受的。”

    维克多忽然间恍然大悟,的确,以超人联盟对幽灵的痛恨,如果知道了一点可能性。绝对会派人去调查。到时候无论真假,那什么狗屁唐星就会跟超人联盟杠上,这招借刀杀人不要太狠辣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,维克多自然不再迟疑。思索着怎么透露消息给超人联盟,既不会暴露自己的身份,又得有几分可信度。

    维克多的心思杨夜不知道。此刻送走了来询问笔录的两个警察,关上铁门,一边打着哈欠一边舒展着懒腰。

    到底是别墅周边发生的,虽然其中很多已经处理过,看不出来了,但一些地方还是没法掩盖的。如此一来,四周的居民自然会受到询问。不一定是恶意的,毕竟住在这的可都是有钱人,在这个资本的国度,没多少人会随意招惹。

    至于杨夜这样的华人,虽然会有些怀疑,但还不至于被人区别对待。最近几年,华人土豪越来越多,各处撒钱,虽然惹来很多人的鄙视和嘲讽,但不得不承认也让一些区别对待的态度发生一定程度的扭转。

    回到客厅,听着练功房传来的霍霍剑锋破空声,杨夜露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听这声音就能听得出姬玄月的进步,大清早的练习,显然是精力十足。

    这几天的静修,女孩的进步肉眼可见,不过要突破先天可能还需要时间,按照这样的计算,说不定杨夜都要超越她。

    无所事事之下,走进了厨房,忙碌起了早餐。

    他也逐渐喜欢上了这种生活状态,没事的时候,弄点吃的,陶冶下情操,也是不错的事情嘛。

    他可不在乎食物的口味,那玩意跟他不是一个世界。

    没多久,一番热火朝天的忙碌,就搞定了早餐。

    看着满桌子的食物,杨夜神得意满地脱掉了身上的围裙,满脸的骄傲。

    “咦,这不是前几天去的那中餐馆打包的吗,怎么还在这?”

    “前些天的小笼包也是这样,你不会是早在来花旗国之前就在国内准备好的同一批吧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姬玄月正好练剑结束,闻到香味,不由自主的走到餐桌。看着满桌的食物,忽然间指指点点起来。


    杨夜那个汗颜啊,尼玛给点面子不行吗?

    维克多看着手机,愣怔着,嘴巴哆嗦着却说不出话来。△¢小說,

    派出的十多人,可都是他在花旗国的力量。

    他虽然身为王室护卫队头领,但实际上手下都是王室护卫,在白金汉宫是听他的话,可除了米字国,他没有指令成员的权限。

    何况那些护卫更不可能跟随着他出来到花旗国,因为压根不是他的手下。

    利用在白金汉宫的权限,维克多也在发展自己的势力。可到底底蕴不足,手头也就两个战队。其中一个战队已经彻底被剿灭,一点波浪都没掀起过。另一个战队却还在米字国,保护老巢。

    他能够在短短几年发展到现在这样的势力,实际上还是多亏了望气异能。

    本以为一个战队派出去也算是看得起杨夜了,肯定是手到擒来。

    可现在这么巨大的损失,直接让他力量削弱了一半,怎不让他心痛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,为什么会这样!”

    一把扔掉了手机,看着四分五裂的机身,维克多的身体都因为愤怒而颤抖着。

    他实在不敢相信,事情的结局会是这个样子,一想到这其中的后果,他的身体就有些发抖。

    他维克多能够跟弗丽达、克里莫斯合作,靠的是他王室侍卫头领,还有自身的势力。

    现在势力大幅度下跌,要是被人知道,在这两人心目中的地位会大幅度下降,到时候利益也会更少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什么人,为什么会这么恐怖。伊丽莎白这个贱人,难怪会跟他有一腿,一点动静都没有就解决掉一个战队,也太诡异了。”

    维克多的身体都忍不住有些颤抖,他不过是个c级异能者,而且异能还是望气。虽然隐藏有手段。但自信也做不到轻易抹杀自己的一个战队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太危险了,若是对方知道自己出的手,肯定不会善罢甘休。最重要的是,现阶段他也没有其他的力量去找对方麻烦啊。

    难道就这样放弃不成?

    维克多不愿就这样放过杨夜,可想来想去,都想不到该如何报复对方。

    忽然间,他脑光一闪。

    “那唐星是华国人,而且实力这么强,难道他就是幽灵?”

    “伊丽莎白是来追讨脑核的,当初幽灵正好阻止。是否勾搭成奸?”

    这些想法一出,维克多就没法驱散。虽然感觉不应该,毕竟伊丽莎白根本不认识幽灵,后来的冲突,也只是意外。

    可是这念头出现之后,就无法驱逐掉,总觉得这很有可能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,我根本不需要确定真假,只要把消息传给超人联盟就够了。到时候自然有他受的。”

    维克多忽然间恍然大悟,的确,以超人联盟对幽灵的痛恨,如果知道了一点可能性。绝对会派人去调查。到时候无论真假,那什么狗屁唐星就会跟超人联盟杠上,这招借刀杀人不要太狠辣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,维克多自然不再迟疑。思索着怎么透露消息给超人联盟,既不会暴露自己的身份,又得有几分可信度。

    维克多的心思杨夜不知道。此刻送走了来询问笔录的两个警察,关上铁门,一边打着哈欠一边舒展着懒腰。

    到底是别墅周边发生的,虽然其中很多已经处理过,看不出来了,但一些地方还是没法掩盖的。如此一来,四周的居民自然会受到询问。不一定是恶意的,毕竟住在这的可都是有钱人,在这个资本的国度,没多少人会随意招惹。

    至于杨夜这样的华人,虽然会有些怀疑,但还不至于被人区别对待。最近几年,华人土豪越来越多,各处撒钱,虽然惹来很多人的鄙视和嘲讽,但不得不承认也让一些区别对待的态度发生一定程度的扭转。

    回到客厅,听着练功房传来的霍霍剑锋破空声,杨夜露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听这声音就能听得出姬玄月的进步,大清早的练习,显然是精力十足。

    这几天的静修,女孩的进步肉眼可见,不过要突破先天可能还需要时间,按照这样的计算,说不定杨夜都要超越她。

    无所事事之下,走进了厨房,忙碌起了早餐。

    他也逐渐喜欢上了这种生活状态,没事的时候,弄点吃的,陶冶下情操,也是不错的事情嘛。

    他可不在乎食物的口味,那玩意跟他不是一个世界。

    没多久,一番热火朝天的忙碌,就搞定了早餐。

    看着满桌子的食物,杨夜神得意满地脱掉了身上的围裙,满脸的骄傲。

    “咦,这不是前几天去的那中餐馆打包的吗,怎么还在这?”

    “前些天的小笼包也是这样,你不会是早在来花旗国之前就在国内准备好的同一批吧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姬玄月正好练剑结束,闻到香味,不由自主的走到餐桌。看着满桌的食物,忽然间指指点点起来。

    杨夜那个汗颜啊,尼玛给点面子不行吗?

    维克多看着手机,愣怔着,嘴巴哆嗦着却说不出话来。△¢小說,

    派出的十多人,可都是他在花旗国的力量。

    他虽然身为王室护卫队头领,但实际上手下都是王室护卫,在白金汉宫是听他的话,可除了米字国,他没有指令成员的权限。

    何况那些护卫更不可能跟随着他出来到花旗国,因为压根不是他的手下。

    利用在白金汉宫的权限,维克多也在发展自己的势力。可到底底蕴不足,手头也就两个战队。其中一个战队已经彻底被剿灭,一点波浪都没掀起过。另一个战队却还在米字国,保护老巢。

    他能够在短短几年发展到现在这样的势力,实际上还是多亏了望气异能。

    本以为一个战队派出去也算是看得起杨夜了,肯定是手到擒来。

    可现在这么巨大的损失,直接让他力量削弱了一半,怎不让他心痛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,为什么会这样!”

    一把扔掉了手机,看着四分五裂的机身,维克多的身体都因为愤怒而颤抖着。

    他实在不敢相信,事情的结局会是这个样子,一想到这其中的后果,他的身体就有些发抖。

    他维克多能够跟弗丽达、克里莫斯合作,靠的是他王室侍卫头领,还有自身的势力。

    现在势力大幅度下跌,要是被人知道,在这两人心目中的地位会大幅度下降,到时候利益也会更少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什么人,为什么会这么恐怖。伊丽莎白这个贱人,难怪会跟他有一腿,一点动静都没有就解决掉一个战队,也太诡异了。”

    维克多的身体都忍不住有些颤抖,他不过是个c级异能者,而且异能还是望气。虽然隐藏有手段。但自信也做不到轻易抹杀自己的一个战队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太危险了,若是对方知道自己出的手,肯定不会善罢甘休。最重要的是,现阶段他也没有其他的力量去找对方麻烦啊。

    难道就这样放弃不成?

    维克多不愿就这样放过杨夜,可想来想去,都想不到该如何报复对方。

    忽然间,他脑光一闪。

    “那唐星是华国人,而且实力这么强,难道他就是幽灵?”

    “伊丽莎白是来追讨脑核的,当初幽灵正好阻止。是否勾搭成奸?”

    这些想法一出,维克多就没法驱散。虽然感觉不应该,毕竟伊丽莎白根本不认识幽灵,后来的冲突,也只是意外。

    可是这念头出现之后,就无法驱逐掉,总觉得这很有可能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,我根本不需要确定真假,只要把消息传给超人联盟就够了。到时候自然有他受的。”

    维克多忽然间恍然大悟,的确,以超人联盟对幽灵的痛恨,如果知道了一点可能性。绝对会派人去调查。到时候无论真假,那什么狗屁唐星就会跟超人联盟杠上,这招借刀杀人不要太狠辣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,维克多自然不再迟疑。思索着怎么透露消息给超人联盟,既不会暴露自己的身份,又得有几分可信度。

    维克多的心思杨夜不知道。此刻送走了来询问笔录的两个警察,关上铁门,一边打着哈欠一边舒展着懒腰。

    到底是别墅周边发生的,虽然其中很多已经处理过,看不出来了,但一些地方还是没法掩盖的。如此一来,四周的居民自然会受到询问。不一定是恶意的,毕竟住在这的可都是有钱人,在这个资本的国度,没多少人会随意招惹。

    至于杨夜这样的华人,虽然会有些怀疑,但还不至于被人区别对待。最近几年,华人土豪越来越多,各处撒钱,虽然惹来很多人的鄙视和嘲讽,但不得不承认也让一些区别对待的态度发生一定程度的扭转。

    回到客厅,听着练功房传来的霍霍剑锋破空声,杨夜露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听这声音就能听得出姬玄月的进步,大清早的练习,显然是精力十足。

    这几天的静修,女孩的进步肉眼可见,不过要突破先天可能还需要时间,按照这样的计算,说不定杨夜都要超越她。

    无所事事之下,走进了厨房,忙碌起了早餐。

    他也逐渐喜欢上了这种生活状态,没事的时候,弄点吃的,陶冶下情操,也是不错的事情嘛。

    他可不在乎食物的口味,那玩意跟他不是一个世界。

    没多久,一番热火朝天的忙碌,就搞定了早餐。

    看着满桌子的食物,杨夜神得意满地脱掉了身上的围裙,满脸的骄傲。

    “咦,这不是前几天去的那中餐馆打包的吗,怎么还在这?”

    “前些天的小笼包也是这样,你不会是早在来花旗国之前就在国内准备好的同一批吧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姬玄月正好练剑结束,闻到香味,不由自主的走到餐桌。看着满桌的食物,忽然间指指点点起来。

    杨夜那个汗颜啊,尼玛给点面子不行吗?

    维克多看着手机,愣怔着,嘴巴哆嗦着却说不出话来。△¢小說,

    派出的十多人,可都是他在花旗国的力量。

    他虽然身为王室护卫队头领,但实际上手下都是王室护卫,在白金汉宫是听他的话,可除了米字国,他没有指令成员的权限。

    何况那些护卫更不可能跟随着他出来到花旗国,因为压根不是他的手下。

    利用在白金汉宫的权限,维克多也在发展自己的势力。可到底底蕴不足,手头也就两个战队。其中一个战队已经彻底被剿灭,一点波浪都没掀起过。另一个战队却还在米字国,保护老巢。

    他能够在短短几年发展到现在这样的势力,实际上还是多亏了望气异能。

    本以为一个战队派出去也算是看得起杨夜了,肯定是手到擒来。

    可现在这么巨大的损失,直接让他力量削弱了一半,怎不让他心痛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,为什么会这样!”

    一把扔掉了手机,看着四分五裂的机身,维克多的身体都因为愤怒而颤抖着。

    他实在不敢相信,事情的结局会是这个样子,一想到这其中的后果,他的身体就有些发抖。

    他维克多能够跟弗丽达、克里莫斯合作,靠的是他王室侍卫头领,还有自身的势力。

    现在势力大幅度下跌,要是被人知道,在这两人心目中的地位会大幅度下降,到时候利益也会更少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什么人,为什么会这么恐怖。伊丽莎白这个贱人,难怪会跟他有一腿,一点动静都没有就解决掉一个战队,也太诡异了。”

    维克多的身体都忍不住有些颤抖,他不过是个c级异能者,而且异能还是望气。虽然隐藏有手段。但自信也做不到轻易抹杀自己的一个战队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太危险了,若是对方知道自己出的手,肯定不会善罢甘休。最重要的是,现阶段他也没有其他的力量去找对方麻烦啊。

    难道就这样放弃不成?

    维克多不愿就这样放过杨夜,可想来想去,都想不到该如何报复对方。

    忽然间,他脑光一闪。

    “那唐星是华国人,而且实力这么强,难道他就是幽灵?”

    “伊丽莎白是来追讨脑核的,当初幽灵正好阻止。是否勾搭成奸?”

    这些想法一出,维克多就没法驱散。虽然感觉不应该,毕竟伊丽莎白根本不认识幽灵,后来的冲突,也只是意外。

    可是这念头出现之后,就无法驱逐掉,总觉得这很有可能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,我根本不需要确定真假,只要把消息传给超人联盟就够了。到时候自然有他受的。”

    维克多忽然间恍然大悟,的确,以超人联盟对幽灵的痛恨,如果知道了一点可能性。绝对会派人去调查。到时候无论真假,那什么狗屁唐星就会跟超人联盟杠上,这招借刀杀人不要太狠辣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,维克多自然不再迟疑。思索着怎么透露消息给超人联盟,既不会暴露自己的身份,又得有几分可信度。

    维克多的心思杨夜不知道。此刻送走了来询问笔录的两个警察,关上铁门,一边打着哈欠一边舒展着懒腰。

    到底是别墅周边发生的,虽然其中很多已经处理过,看不出来了,但一些地方还是没法掩盖的。如此一来,四周的居民自然会受到询问。不一定是恶意的,毕竟住在这的可都是有钱人,在这个资本的国度,没多少人会随意招惹。

    至于杨夜这样的华人,虽然会有些怀疑,但还不至于被人区别对待。最近几年,华人土豪越来越多,各处撒钱,虽然惹来很多人的鄙视和嘲讽,但不得不承认也让一些区别对待的态度发生一定程度的扭转。

    回到客厅,听着练功房传来的霍霍剑锋破空声,杨夜露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听这声音就能听得出姬玄月的进步,大清早的练习,显然是精力十足。

    这几天的静修,女孩的进步肉眼可见,不过要突破先天可能还需要时间,按照这样的计算,说不定杨夜都要超越她。

    无所事事之下,走进了厨房,忙碌起了早餐。

    他也逐渐喜欢上了这种生活状态,没事的时候,弄点吃的,陶冶下情操,也是不错的事情嘛。

    他可不在乎食物的口味,那玩意跟他不是一个世界。

    没多久,一番热火朝天的忙碌,就搞定了早餐。

    看着满桌子的食物,杨夜神得意满地脱掉了身上的围裙,满脸的骄傲。

    “咦,这不是前几天去的那中餐馆打包的吗,怎么还在这?”

    “前些天的小笼包也是这样,你不会是早在来花旗国之前就在国内准备好的同一批吧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姬玄月正好练剑结束,闻到香味,不由自主的走到餐桌。看着满桌的食物,忽然间指指点点起来。

    杨夜那个汗颜啊,尼玛给点面子不行吗?

    维克多看着手机,愣怔着,嘴巴哆嗦着却说不出话来。△¢小說,

    派出的十多人,可都是他在花旗国的力量。

    他虽然身为王室护卫队头领,但实际上手下都是王室护卫,在白金汉宫是听他的话,可除了米字国,他没有指令成员的权限。

    何况那些护卫更不可能跟随着他出来到花旗国,因为压根不是他的手下。

    利用在白金汉宫的权限,维克多也在发展自己的势力。可到底底蕴不足,手头也就两个战队。其中一个战队已经彻底被剿灭,一点波浪都没掀起过。另一个战队却还在米字国,保护老巢。

    他能够在短短几年发展到现在这样的势力,实际上还是多亏了望气异能。

    本以为一个战队派出去也算是看得起杨夜了,肯定是手到擒来。

    可现在这么巨大的损失,直接让他力量削弱了一半,怎不让他心痛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,为什么会这样!”

    一把扔掉了手机,看着四分五裂的机身,维克多的身体都因为愤怒而颤抖着。

    他实在不敢相信,事情的结局会是这个样子,一想到这其中的后果,他的身体就有些发抖。

    他维克多能够跟弗丽达、克里莫斯合作,靠的是他王室侍卫头领,还有自身的势力。

    现在势力大幅度下跌,要是被人知道,在这两人心目中的地位会大幅度下降,到时候利益也会更少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什么人,为什么会这么恐怖。伊丽莎白这个贱人,难怪会跟他有一腿,一点动静都没有就解决掉一个战队,也太诡异了。”

    维克多的身体都忍不住有些颤抖,他不过是个c级异能者,而且异能还是望气。虽然隐藏有手段。但自信也做不到轻易抹杀自己的一个战队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太危险了,若是对方知道自己出的手,肯定不会善罢甘休。最重要的是,现阶段他也没有其他的力量去找对方麻烦啊。

    难道就这样放弃不成?

    维克多不愿就这样放过杨夜,可想来想去,都想不到该如何报复对方。

    忽然间,他脑光一闪。

    “那唐星是华国人,而且实力这么强,难道他就是幽灵?”

    “伊丽莎白是来追讨脑核的,当初幽灵正好阻止。是否勾搭成奸?”

    这些想法一出,维克多就没法驱散。虽然感觉不应该,毕竟伊丽莎白根本不认识幽灵,后来的冲突,也只是意外。

    可是这念头出现之后,就无法驱逐掉,总觉得这很有可能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,我根本不需要确定真假,只要把消息传给超人联盟就够了。到时候自然有他受的。”

    维克多忽然间恍然大悟,的确,以超人联盟对幽灵的痛恨,如果知道了一点可能性。绝对会派人去调查。到时候无论真假,那什么狗屁唐星就会跟超人联盟杠上,这招借刀杀人不要太狠辣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,维克多自然不再迟疑。思索着怎么透露消息给超人联盟,既不会暴露自己的身份,又得有几分可信度。

    维克多的心思杨夜不知道。此刻送走了来询问笔录的两个警察,关上铁门,一边打着哈欠一边舒展着懒腰。

    到底是别墅周边发生的,虽然其中很多已经处理过,看不出来了,但一些地方还是没法掩盖的。如此一来,四周的居民自然会受到询问。不一定是恶意的,毕竟住在这的可都是有钱人,在这个资本的国度,没多少人会随意招惹。

    至于杨夜这样的华人,虽然会有些怀疑,但还不至于被人区别对待。最近几年,华人土豪越来越多,各处撒钱,虽然惹来很多人的鄙视和嘲讽,但不得不承认也让一些区别对待的态度发生一定程度的扭转。

    回到客厅,听着练功房传来的霍霍剑锋破空声,杨夜露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听这声音就能听得出姬玄月的进步,大清早的练习,显然是精力十足。

    这几天的静修,女孩的进步肉眼可见,不过要突破先天可能还需要时间,按照这样的计算,说不定杨夜都要超越她。

    无所事事之下,走进了厨房,忙碌起了早餐。

    他也逐渐喜欢上了这种生活状态,没事的时候,弄点吃的,陶冶下情操,也是不错的事情嘛。

    他可不在乎食物的口味,那玩意跟他不是一个世界。

    没多久,一番热火朝天的忙碌,就搞定了早餐。

    看着满桌子的食物,杨夜神得意满地脱掉了身上的围裙,满脸的骄傲。

    “咦,这不是前几天去的那中餐馆打包的吗,怎么还在这?”

    “前些天的小笼包也是这样,你不会是早在来花旗国之前就在国内准备好的同一批吧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姬玄月正好练剑结束,闻到香味,不由自主的走到餐桌。看着满桌的食物,忽然间指指点点起来。

    杨夜那个汗颜啊,尼玛给点面子不行吗?

    测试广告2


https://www.diabeticsinfo.com/5399/618.html
上一页 下一页